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无解

弃文拿出来凑凑合合
以前是以正泰视角走完的,嘛算了在心里已经脑补完了,所以是拿出来证明还活着,凑更罢了。

注意避雷

他常說要把自己的態度脾氣一一改正過來。

改到了那麼關鍵的時候,搗亂的人又出現了。計劃在一次落空,田柾國望著那人穿過人群,三步并做兩步的從手扶電梯上跑了下來,臉上還掛著壞到骨子裏的笑,兩人面對面的撲了個滿懷。

奇怪的場面短暫的引起了經過身側路人的紛紛側目,地鐵站的人都匆匆忙忙趕著車,幾分鐘新鮮感過了就再也沒有人會看他們。
田柾國把撲在身上的人拉開拖著他站直了,站直後那人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笑嘻嘻的誰看著就來氣。

那人说:“我不上班了,今天跟你回家,可以嗎?!”
一個趕路的人撞了過來,撞在了田柾...

《蔷薇战争:乱拥》

SuV草莓糖乐园:

本章写手:
@Hana 
@EmptyDreams

C1

又一个酩酊大醉打着酒嗝的醉汉撞翻了金泰亨第五次点的酒,趴在桌上调戏起一个人坐在这里整晚的金泰亨。

“小哥,我请你喝好酒,怎样?找个地方我们慢慢喝。”

金泰亨冷漠的看了那人一眼,举起旁边倒了一半的酒杯,将里面的酒全数浇到不省人事的酒鬼头上。

“再贵的酒,都被掺了沙。”

经过后门的时候,金泰亨刚好看到搬运酒桶的搬运偷偷往桶里加着一袋灰色的粉末,看了一会,搬运们发现了他,大骂一声让他赶紧滚开,想起刚刚喝的酒,金泰亨胃里一阵翻涌,不等人赶,夺门出了后街。

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借着门口坏了一闪一闪的灯,急促的脚步声从...

随心所欲.7



“我分手了……”

咕噜咕噜滚着的汤底,蒸腾而起的烟雾缭绕在中间把他们隔开两边,金南俊想看闵玧其说这话时的样子,却错过时机让雾气碍了事,干脆看着在锅里捞着肉片的筷子。

一时之间世界只剩汤底沸腾的声音,闵玧其吃得少很快吃饱了坐在对面看着金南俊那毫无目的折腾着锅里的食物,亲自把握在别人手心里的把柄收了回来并在对方面前摧毁掉,那种感觉是有点痛快,整个人也轻松下来。
好不容易才捞到最后一块肉,金南俊一心急,肉片又消失在翻滚不停的红锅底里,气急败坏的叫了一声,便把筷子撂下来。
金南俊垂头丧气的看着灯光映照着的昏黄白色杯底突然开了口。

“对不起。”

“哪有人会对着一块肉说对不起的⋯”闵玧其笑着把火力调小,烟雾变得稀薄,...

Don't panic.17



“他是良師也是一位很好的朋友。”

婉拒了推上前的酒杯,金泰亨聽了旁邊回來傳話的屬下的耳語,掛了一晚的笑容是徹底掛不住了。

“怎麼會這樣?!”

“國哥攔下來的,說有事他擔待。”

“行了行了,你先過去看緊我得先見一個朋友。”

說完金泰亨推開還是不懷好意攔在前方的酒杯站了起來整理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向服務的侍應招了招手。

不遠處的侍應給他回了個手勢,那是這幾年僅在闵家內部的交流信號,不得不說就算那人走後,金碩珍把家裡公司都打理的有聲有色,還不斷擴大了不少營業範圍。

就連拍賣公司名副其實都基本都歸金碩珍旗下了。

金泰亨恢復自由後剛開始也借著曾見過闵玧其,在行內不斷吹噓著自己胡編的版本,把那段平淡的日子描述的天花亂墜,...

失败作




重遇的每一分每一秒,对着那张脸。
好痛苦、好痛苦。

以为愈合的伤疤实则只是结了层薄薄的痂,现在被揭开又一次反反复复的用手指抠开,抠进血肉里。
好痛苦……

陷在沙发里郁闷的看着宽大的电视机上播放的歌曲,格格不入的他本应该不再这里出现的,震耳欲聋的歌声被切掉,得以让闵玧其听到了开门声,等到了要等的人。

被金泰亨从沙发里拉出来,有了理由从这乌烟瘴气的地方逃脱掉,众目睽睽的在人前牵起了手,那些不明所以的人看到了,起哄着,金泰亨无视掉依然拉着闵玧其出了包间。

“在电话里说的是真的吧?”

成为恋人的第一次见面,闵玧其以为会是粉红泡泡的氛围,看着站在面前泪流满面的金泰亨,自己是做错了什么事吗?

“真的。”

温热的指腹轻轻摩...

失败作





相扣的掌心沁出的汗黏腻的都放佛回到那个夏天。

在收银台看过来的凶狠目光锁定在摆满饮料冰箱前带着棒球帽的男人身上,他开了又关了几次也没选到个合心意的饮料,店员心疼被浪费的电扯着喉咙故意的重重咳了好几声,带着棒球帽的人回过头去看那店员,随后努努嘴不情不愿的随意拿了一瓶饮料,啪的一下把铁罐砸在收银台上。

抬起的头露出帽檐下遮住的一双水洗过一样湿漉漉的眼睛,怨恨的瞪着收银员直到他把东西扫过码,颤颤巍巍的把找来的钱递过来。拿着冷冰冰的物体出了门口金泰亨才低头去看自己到底买了些什么。

黑啤….

打开喝了一口,冰冷的液体顺着食道而下,顿时冷意蹿过四肢,冷的连手指头都要发麻失去知觉,几乎要握不住,旁边的人就把手里的...

失敗作

地上的灰尘轻飘飘的被风卷上天空,风止后再轻飘飘的打着转落回地上。


知道雨来了,灰尘就再也飞不上天了。


相识的人都告诉金泰亨千万别去招惹哪个男人,他点点头答应了,可没想到已经避无可避,金泰亨望着他半响才点头对他打招呼道:“你好,闵先生。”


爱玩的金泰亨也会遇到了不敢去招惹的人,他撩谁都敢撩唯独就这人,金泰亨是不敢去撩他的,闵玧其是他高中以前就认识的了,那一阵是一次期末考试,早早的放了学抄捷径赶去附近的网吧上网,不得不要去翻过墙,金泰亨爬上去想也沒想的就縱身往那一跳。


把他的心也给飞出去,掉到闵玧其怀里。


即使是放学了,学校要杜绝一切行为不正的歪风,也要记名的,被学生...

随心所欲.6

 有时候真的累,连自己都入戏了。出不了戏的是谁。

累了是真的累了。那来演一场戏让你彻底摆脱他们的戏吧。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金泰亨实在慌了阵脚,第一反应的就是撇下正在表白的人冲去找救兵,而救兵此时正微驼着背头戴耳机专心致志的盯着屏幕,专心到什么时候金泰亨撞门进来了也不知道,依然敲敲那里敲敲这里。

金泰亨奇怪的看着那专心工作的背影,再看看那轻易就打开的密码门。

怎么没设密码了吗?

站了半会闵玧其依然毫无察觉有人进来,金泰亨干脆大摇大摆的的过去直接上手去把他头上的耳机摘掉,刚碰到耳机双手就被抓住了,然后金泰亨听到了比以往对粉丝营业还要更加温柔的闵玧其的嗓音。

“怎么才来啊....”

“...

随心所欲.5



朴智旻還記得他當練習生第一年的冬天是他出生以來過的最冷的,以至於現在都還清楚的記得金泰亨握住他的那雙手有多溫暖。

他初來乍到首爾成了最後一個趕上末班車進來這間宿舍的人,那時除了現成員外還有兩三個練習生,更離公開出道的時間很近,能出道的名額就幾個,且有那麼幾個人早早就被確定了出道,為數不多的名額一下被佔去了四個,每個人都在為所剩的名額而努力,誰還會有心情歡迎來搶飯碗的人。

“你好!我們會很忙,你要先把東西放下。”
給他開門的人正是金泰亨,意外和長相不相符的低沉嗓音居然能響亮又輕快的說著第一次見面的話,一雙和他差不多大的手伸過來握住他另一隻空著的手上下晃起來,舉止動作熟捻的像是重逢的好友,在這本應該緊張...

Don't panic.15&16



15.起伏

金泰亨原以为他不敢,眼睛睁的大大的呆愣的看着闵玧其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了过来,他动也不敢动,他被闵玧其那猛的释放出来的信息素压制的只能软在椅子里被捏着下巴抬起头愣愣的看向对方。

“那我可不会再当好人了。”闵玧其弯着腰凑向那已经是亲过好几次的嘴唇,他看着那红润的唇想,要是金泰亨躲开的话,那就算了。

如果没有的话。

金泰亨看着靠的越来越近的人,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伸手去拉他,轻轻一扯闵玧其身子更往前倾了点,他看到金泰亨已经闭上了眼。

那你爱不爱我,闵玧其觉得好像不太重要了,交给欲望来驱使躯壳吧。

他俯身浅浅的印在金泰亨的唇上,没有想像中滚烫的温度,这个吻反倒是凉凉的,让两人都清醒...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