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平行线(衍生篇/现实背景/穿越)

看完能丧到下次更新…!!强烈推荐!!!

RYO:


                 


                                             (六) 这章微95      




      他常常在想那天金泰亨问自己的问题。为什么是他?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产生别样情愫的呢?一根烟点燃又熄灭。回忆着过往,满是酸楚和苦涩。




      闵玧其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在脏乱小的练习室里膝盖不停流着血还一边不知疲倦挥洒汗水的男孩,他第一次见到那样的金泰亨。闵玧其来到首尔放弃了很多,当然每个做练习生的都要横下心拿出可能还没有出道机会的几年去拼搏,可却从未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这种孤注一掷的抗争。方时赫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审视他的表演。








     一首歌结束了,大家都停下来擦汗,男孩的背心湿透了,膝盖伤的厉害,地板上都血迹斑斑。血液混合着汗水一定刺痛无比吧。男孩紧拧着眉头强忍不适,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由始至终都神情严肃的男人,那个眼神让闵玧其有些心疼。




     胸腔激烈的起伏着,男孩看起来不太好。大概是练习室太封闭,男孩运动的又很激烈,手臂抬起来却搭了个空。踉跄着直直倒了下去。朴智旻手疾眼快的接住他,男孩已经昏过去了,惨白的一张脸了无生气,却挂着餍足的微笑,像是完成了某种使命一样。






      练习室里三三两两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方时赫交代几句就转身离开了,甚至没有看金泰亨一眼。






     “他没事吧。”男孩缩在并不宽敞的沙放上皱着眉头,明明刚才看上去还没那么痛苦。闵玧其蹲下身拭去他额间的汗水,来不及惊讶自己竟会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男孩额头温度高的吓人,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会昏倒了,膝盖的血已经止住,这个练习室像是经常会有人受伤一样,朴智旻拿出医药箱熟练的给他消毒包扎,从白色罐子里拿出几片药试图叫醒半昏迷的人:“泰亨,把退烧药吃了,我们回家。”




       那孩子一听到“回家”两个字立即睁开了眼,先是朝着他露出一个微笑,虚弱又明亮,漂亮极了。清了清干涩的喉咙:“智旻啊,我刚刚没有很差劲吧。”被唤的男孩温柔的笑出来眼睛眯成一条线:“没有,我们泰亨做得好。”






       金泰亨是出道预备队员,并不在准出道的名单中,所以每次月末考核他都显得很吃力。想要更努力进步更大,想要方时赫能多注意自己一点,想要被认可。即使金泰亨有着优越的外貌条件,但在这个最开始就被定位成hip-hop路线的组合中,显然有一副好皮囊也是占不到便宜的。




      甚至出道多年后,金泰亨在节目里还挖苦方时赫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的,他心里也清楚,自己并不受重视。哪怕踉踉跄跄出道后人气是组合里最高的,方时赫从不肯在他上投放不必要的资源。






      那场独角戏般的告白后,金泰亨和他正式谈过一次。他说30岁之前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并不是讨厌闵玧其,想好好经营组合,30岁后会正式考虑彼此的关系。男孩的态度暧昧却软中带硬。说的大义凛然。




     这时候上的演技课充分的起到了作用,金泰亨对他还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态度,丝毫没被任何影响。闵玧其开始恨他的虚伪,恨他的假。却也只是对他日渐疏离。大家也都看不出两人之间的龃龉。闵玧其的冷漠已经习以为常。








       出道第八年,金泰亨26岁,瞒着公司和小自己两岁的女艺人交往。朴智旻知道,金南俊知道,田柾国知道,金硕珍知道,郑号锡知道,直到在金泰亨的领子上发现女人的口红印为止,闵玧其不知道。


       




      金泰亨坐在客厅里和他无声对峙着,那天大雨中相似的场景。闵玧其低着头,额前灰褐色的头发遮住眼睛,如果不是他从待洗的衣服里拿出那件带着口红印的衬衫,金泰亨是不是就决定一直瞒着他?最终打破沉默:“是。”




    “不是说,30岁之前不会谈恋爱吗。”闵玧其哑着嗓子开口。抬头看向他视线还是对不上。金泰亨侧脸对着他,不心虚更没有任何歉意,甚至嘴角还轻轻勾起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不知道,那种程度的搪塞你会当真。”笑的漂亮又轻蔑,带着一丝嘲讽。






      闵玧其突然冲过来,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几步顶到墙边,几乎把他拎了起来,铺天盖地的窒息感扑面而来,金泰亨这才反应过来,抬起胳膊去抵他的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他看着男人因为暴怒而发红的眼睛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闵玧其要杀了他。就在今天。






      渐渐没了力气,金泰亨放弃挣扎,喉咙里呜咽着开始缺氧。眼泪顺着脸颊滑落,闵玧其的表情实在骇人,像从地狱里走出来的罗刹。玄关处开门的声音,成员们看到这一幕惊得怔在原地,金泰亨被闵玧其掐着脖子钉在墙上,脸色发青翻着白眼,目睹着杀人现场。闵玧其背影朝向他们看不清此刻的表情,可就光是那个背影就让他们不寒而栗。






      金南俊先反应过来冲上去去扯闵玧其的手,才看清男人的表情,吓得愣住。金硕珍丢下手里的包一个箭步上去撞开金南俊嘴里骂着:“妈的,还愣着干吗?”扯着闵玧其的手臂,可闵玧其就像是今天一定要掐死金泰亨似的怎么拽都拽不动。田柾国被吓哭了,冲上去抱男人的腰大喊着:”哥,求求你放开泰亨哥。“






      郑号锡也冲上去和金硕珍一起发力,这才扯开闵玧其的手臂。金泰亨挣开男人的手,脸色青白的整个人顺着墙壁滑下去,奄奄一息的像是破碎的瓷娃娃。朴智旻疯了一样拨开人群,什么时候哭了也不知道抱起金泰亨哀嚎着:”泰亨啊,金泰亨,你这个混小子,给我醒醒!“






      经纪人被惊得连夜开车赶来将金泰亨送进医院。谁都不愿意相信,平时外表冷漠但是内心温良细腻的闵玧其几乎杀了小自己两岁的同队成员金泰亨。公司迅速封闭了消息,金泰亨在重症监护室躺了两天才醒来。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要退队。方时赫也不敢再将两人放在一起,毫无对策之下同意了。






     走的悄无声息,谁也不知道,只有朴智旻一个人送到机场。金泰亨出院后像变了一个人,已经一只脚踏入过死亡大门的人,对事物的态度也淡了很多。朴智旻搭着他的肩膀笑问他手里的机票买去哪,金泰亨冲他笑笑。






     “一个可以安稳过完一生的地方。”朴智旻松开他,停在原地看着男人的背影毫无征兆的一阵鼻酸。捂着嘴不让悲伤跑出来。泰亨啊,那你一定要幸福。男人像是感应到了一样停下脚步,回过头抿着嘴巴笑出来:“知道了,我会幸福的。”






       舍不得眨眼, 男人最后的背影消失在登机口。朴智旻僵硬的立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痛哭出来,相遇为止一幕幕在眼前浮现。眼泪怎么也收不住。他彻底失去金泰亨了,彻底失去了。




        再见了,我的爱人朋友。



评论 ( 1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