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糖V]九月没有三十一

伪更一发完结


lofter...真有毒....删了就不发了



闵玧其X金泰亨


<九月三十一>



因同样的原因而被家庭引导下走到一起的两个年轻人开始了磕磕绊绊的假婚姻生活。



<新婚一>



闵玧其和金泰亨都是喜欢男人的那类人,双方家庭都痛苦过一阵也终于互相让步,可以尊重他们的取向,却必须答应家里跟安排的另一个人组成家庭搭伙过日。

时间是“一辈子。”

两人初见是在国外的礼堂里,两家人劳师动众的押犯人一样的把他们分别带到国外,只为签下一张被承认的结婚证
书,互相为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戴上结婚戒指换谁心里都有些膈应。

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想,这也许是家人对他们离经叛道行为的一种残忍惩罚。

婚礼完毕后新婚的两人被安排在这里过所谓的蜜月,闵玧其家里从政金泰亨家里从商都是富庶高干家庭,从小到大一直都浪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家里爬头上的一天。

在机场送走家人后,两人一起搭乘计程车回酒店一路无言,一路看着窗外的闵玧其想起旁边的人,于是好奇的悄悄回头打量几乎贴着另一边车门而坐的人。

那人正低着头扭着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玩,就看脸来说完全挑不出什么缺点,是个很好看的人,可惜了。

我心里有了人,你心里也有人了。

想着还是主动说话比较有礼貌于是开口道“你好…我叫闵玧其。”
那人终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还没反应过来闵玧其是在跟他说话,防备着缓缓侧过头来看了看他。

才开口道:“金泰亨。”


不咸不淡的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后,两人才知道彼此的年龄工作,工作时间把两人的生活彻底完全错开。

闵玧其上班时间是晚上,金泰亨的上班时间是早上,一起住久了仍是有种一个人独居的错觉,要不是手上的戒指和成双的用具提醒着双方,两人都快互相把对方的存在忘掉了。



<第一夜>




那晚闵玧其早了那么点回家,步伐迈得比以往更大点,电梯刚好停在自己这一层。

所以连天意是安排好故意要让他撞破名义是自己另一半的人与别人在家里偷/和谐/欢。

那房门半开着,房里纠缠的人毫无察觉到屋子里多了个人,闵玧其以一个透明人的身份毫不在乎的经过那房门,无声无息悄然回到自己房里。

那一晚金泰亨的声音听在耳里比平时刺耳极了。


不久后某个日子,闵玧其提出要和他做,金泰亨顿了一下不敢置信的看他良久而后轻轻的点头答应了。

他们这身份做这事才是名副其实,没有人能指责他们。


嵌到对方的身体的过程漫长又享受,金泰亨不舒服又排斥的表情让闵玧其觉得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他喜欢折磨金泰亨,用力抽/和谐/送的时候也注意着身下人的一举一动,金泰亨承受着闵玧其给予的巨大刺激与欢愉,把他自己挡住嘴边的手在手腕处生生咬出了个印子硬是忍住不叫出半声。

他是多么不喜欢自己啊,闵玧其放弃折磨他了,心里也承认那晚听到的声音是悦耳的。




<离婚>





结婚刚过4年,浑浑噩噩的熬过生不如死的婚姻生活,闵玧其选择屈服乖乖听话回去娶家里相中的一位高官名媛以求解脱。

那次之后两人也再没有做过,所有的好的不好的心思都在那时候到此为止,也是从那天起闵玧其发现金泰亨其实是挺懂的如何让自己在绝境中活下去的人。


提出离婚的是闵玧其,被提离婚的金泰亨如初见那般样子得体文静的拿过离婚协议书翻了翻,利落的签下名字还给他。

干脆的如公事公办,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离开前不舍的注视着面前好看的人,闵玧其心想要把金泰亨的模样牢牢刻在心头,只有自己明白分别以后还是会想他的。



<新婚二>




离婚后不到一个月,金泰亨收到了来自前任的喜帖,手指在那烫金漆字上摩挲许久,恋恋不舍的拿开后发觉指尖染上些许金粉,捻着指尖一会打开轻轻一吹,便闪着光消失不见。

那时他们的婚礼连公之于众的资格都没有。

金泰亨很高兴那时在车上是闵玧其先向他搭的话,他觉得爱这个字从来没有在他们身上有过。

这四年他知道闵玧其没有爱过他,而自己也没有爱过闵玧其,彼此都深知其中是没有感情的,连那古怪的性事也绝不是在感情的驱使下发生的。

可是分开后…好笑的事是。

金泰亨发现自己好像爱上了那个奇怪的男人了。



<无梦>



听说闵玧其那妻子怀孕了,分开后第八个月金泰亨见过一次闵玧其,也只是碰巧遇上。

家里的日用品需要买了,金泰亨跟男朋友就去超市随意逛逛购置些必需品,推着购物车转过饮料区的转角就遇上了。

没有寒暄没有任何眼神,犹如两个陌生人突然在某天遇到,谁也不知道谁是谁。


闵玧其的儿子在九月初出生,九月尾的时候金泰亨刚从国外避完暑回来便听到闵玧其自杀的消息。

下飞机后回到家,金泰亨把东西收拾好后才把快2天没充过电的手机插上电源开机。

开屏画面一完便弹出了个信息。


“我们九月三十一号见一面吧。”信息来自已经见不到的人。


阳台外是火红的残阳,屋里昏暗一片,唯一的光源是金泰亨手中的发光体。

灭了又亮,看了又看。

短短的一条信息沉重的让金泰亨无奈至极的长叹了一口气。


九月二十九号


金泰亨收到了个快递,寄信人处空上了,拆开后是个戒指盒子,金泰亨认得那是以前放过他们结婚戒指的盒子。

打开一看里面只有闵玧其的戒指孤零零的单只放着,想了想金泰亨把手上的戒指取下也放了进去。


早知如此当初何必要分开.


九月三十日


金泰亨失踪。



九月三十一日


他们见面了。





我们相爱才是对彼此最残忍的惩罚,相爱是因为不忍让自己难过,正如九月永远不会有三十一号,该来的永远不会来。


我想我会开始慢慢想念你的,也是我知道已经爱上你的时候。


九月没有三十一


END


再删的话....lofter伸头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评论 ( 6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