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Don't panic.5

ABO


因为坑多,存稿也多......


一直躲在暗处看完整个刺杀过程发生的郑号锡,在看到金泰亨刺杀不成反被抓走的那一刻,恨得紧抓木柱的指甲几乎都要抠进去木头里。

 

他救不了金泰亨,什么事都做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弟弟被抓走然后让金南俊慢慢被折磨而死,往后还要笑容满面的面对那人渣,逃也逃不掉。

 

这些年郑号锡在组织里头为了能爬的更高而四处疲于奔命,一时的疏忽没有寸步不离的守在金泰亨身边,才会被那两兄弟有机可乘。 
 


那次郑号锡差一点就没活着回来,他拼了命的去完成任务,第一次杀了人,只为能快些回到金泰亨的身边。当见到想念已久的弟弟时,发现他身上带上了别的alpha气味,郑号锡差一点没按耐住提枪就要冲进去把金南俊杀了,反正他已经回不了头。


心里的嫉妒心让郑号锡也卑鄙的想过反正金泰亨已经被人碰过,他觉得强上他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每对上那双仍然单纯雪亮的双眼,郑号锡放弃了,他最后还是舍不得金泰亨受伤。


两个人在这里相依为命已久,身为哥哥的郑号锡无意识的就想要去保护这个什么都不懂比谁都还要单纯的弟弟,到了现在郑号锡明白他是一点责任都没能尽到,那常卡在喉咙里的那句我喜欢你,恐怕都不能亲口告诉金泰亨了。


在毫无希望的那瞬间郑号锡差一点就错过了唯一的希望,刚刚那个来交易的商人,那身手很不寻常……算了,郑号锡对任何人都不抱一点希望了,握紧手上的枪,把心一横,脑子记着金泰亨跟他说过。


“求人不如求己,要死一起死。”



以最快的速度背着朴智旻往车那边跑,伞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豆粒般大的雨砸在脸上砸个不停,闵玧其迎着瓢泼大雨顾不得衣服湿了黏在皮肤上的冰冷,又快又稳的把人给塞到车里后把车门关上。


迅速到后面大力的拍了拍车尾厢,司机当即了然立即开启车尾厢,闵玧其糊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缓缓开启的车厢逐渐露出里面的银色金属箱,静静的摆着好几个在里面。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朴智旻何曾看过闵玧其有过这样严峻的表情,心慌的要下车看他要去干什么,却发现车门被锁了对闵玧其叫道:“哥…哥!你要去干什么!”


“救人。”


闵玧其往身上不同部位能放东西的地方都塞了好几扎麻醉针,拿起一把军用匕首往皮带特质的刀鞘里一插最后拿起手枪和一把麻醉枪。


车厢一合,不顾朴智旻还在猛拉着车门要下车闵玧其就对司机喊道:“开车,还等什么赶紧把他送走!”


朴智旻还在哭闹着敲打车窗,闵玧其不忍心看他,便背过身去不在看他。


随着远去的汽车闵玧其的唯一顾虑都没有了,想了半天自己有多久没有动真格来着,最后一次收手是什么时候?记不得了。

只知道现在的自己也狼狈成了个落汤鸡,冻的牙齿咯咯响,他算是知晓冬天淋雨的滋味了。


为什么要玩上命去救一个只见过一次的人?闵玧其也不知道…要是那小子不要在自己面前被抓走的话,闵玧其管他怎么个死法……但人是在自己面前被抓走的,闵玧其就看不得那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随意的夺去,以前以为钱可以解决任何问题,可关键时刻屁都比它有用,起码能把人臭不死也臭晕!



如果这次自己真出什么事,闵玧其就当是还给那些年因他而死的无辜生命了。掏出手机给金硕珍发了个信息,闵玧其才小心翼翼的返回刚才那个地方。


以为里面起码会有十个以上的alpha,闵玧其本来还有点犯怂,到了地点后发现他们以大门常打开的方式迎接着他,于是硬着头皮就上去了。


意外的一个人都没遇到,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到刚才那个小子被抓进来的房间里,闵玧其扫视这尸横遍地的状况有些呆了…十几个以上的alpha有一半死在这里了吧,点了点死这的尸体数量,依记忆中的数量,他又数了数指头加上金南俊还剩八个,看来不止他一个人要救那小子。


那就轻松多了!闵玧其拍了拍心口舒缓一下紧张的情绪,他早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叶问不能打十个,但是八个还是可以的。


兜了一圈闵玧其发现这建筑似乎是个废弃的游泳馆,不禁想这不是缺心眼吗?!外面那么大的天然免费游泳池,还在这鬼地方开个屁游泳管也是活该倒闭。


泳池馆区域还挺大,分了好几个大池子大澡堂,一开始闵玧其心还挺大的边逛边参观,没想到闵玧其逛来逛去的真在一个泳池边找了到那群人,一眼看过去那小孩也在,他就算近视都能从三楼高的地方看到那小子身上流的血顺着地上的方格瓷砖渗到不知道多少年份,水都绿的发油的池子里了。


这可麻烦了,那边人多势众的还没过去可能会先被射成马蜂窝,必须要想个过去不被发现又安全的办法…闵玧其随意抬头看向头顶那废弃的通风管道心下大喜。




等爬上通风管道,真的是捉虫了。
通风管道里的灰尘积的有一个指甲盖,他身上本来就湿,这么钻一遭,闵玧其一想到脏的程度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这还不算,等钻进通风管道后钻的那才叫一个费力,每爬一步他就得喘一下,还有不得不说这管道太绕了!闵玧其心如死灰的不由心想等自己爬到他们顶上那条管道上时,估计那小子已经咽气了……


来不及替别人担心,闵玧其感觉到管道已经快要撑不住他的体重有明显松动脱落的迹象,当即吓得他心一下就提到嗓子眼。


下面的人都被顶上发出异响的通风管给吸引了去,金泰亨趴在地上撑着沉重的眼皮去看一旁没了动静的郑号锡。

他自己的两条腿被人各打了两枪,身上被那有着倒刺的铁棍猛的砸了昏过去几次后又给泼醒,反复的重复着这样的过程金泰亨感觉自己越来越撑不住了,可身上的痛远没有看到亲人倒在地上从此没了声息更痛,郑号锡为了救自己公然反抗,杀了好几个组织里的成员,可是一个人又怎么敌得过那么多人….

 

本还能咬着牙坚持下去的金泰亨,看见郑号锡倒在地上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绝望这个字眼顿时的塞满了脑子。

“干脆死了算了。“

 

一动不动放弃了希望的趴在地上,血模糊了他的眼睛,仍半睁的望向郑号锡,金泰亨知道,他比谁都知道,其实这辈子是不会有救自己的人了…从头到尾也只是为了欺骗自己而努力活下去的理由罢了。

 



他想爬去郑号锡那边,却被一个alpha发现一脚踢开,那一脚踹的金泰亨都觉着五脏六腑要裂掉了。


通风管道响了一会就没了异响,众人刚收回视线,回过神来继续惩罚这两个叛徒的时候,哐当一声巨响,那通风管道断成了两截直直的摔进那绿不啦叽的水里。


被通风管道连带着裹进水里的闵玧其,呛的喝了好几口绿水,一下子立马就反了胃,生生的憋住了气硬是把它给咽了回去。


水面再次平息,那群alpha好奇的都围在泳池边,想把池底看个究竟,闵玧其躺在池底憋气憋的已经是生无可恋,看着那些围过来的影子,心说这池子虽然脏,可隐蔽性一流。


掏出麻醉枪对准那几个八卦的影子,给他逐个一 一射了下来。

闵玧其心里一阵冷笑“下来也尝尝这陈年绿藻汤的味道吧。”


终于爬上去,还有三个漏网之鱼被闵玧其吓得来不及掏枪,几下子就被他解决趟地上。


清点下人数却少了个人,最后还是让金南俊跑了,闵玧其气的他当场骂了好几句脏话。



耳边嗡嗡作响,金泰亨还在强撑着朝郑号锡的方向虚伸着手,疲乏无力的眼皮快抬不起来,世界仅剩黑白两色,然后他听到有人在叫他。


闵玧其蹲在金泰亨旁边察看着他的伤势实在忍不住赞叹道:“好样的……真能撑!”同时疑惑的朝他一直伸手的方向看过去,恍然明白一些事情,爱情真是伟大,明明都快死了……还这么执着。

无奈的问道:“小子,还有十分钟的时间,你的遗言是什么?”


这次金泰亨听清了,是死神的召唤吧……原来死前最后一刻真的能见到死神……用尽所有力气去抬头睁眼想把“死神”看清,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又白又脏的脸。

难道是白无常吗……有点眼熟……


金泰亨用血迹斑斑的手抓住眼前“白无常”的裤脚哀求道:“如果可以的话…”说着金泰亨看了郑号锡一眼“我希望他能活下来。”

闵玧其边点头应着边把那拽着自己裤脚的脏手扯掉。
“行!行答应你!赶紧报上名来。”

“金…泰亨。”

刚才已经看过那男人了,只是昏过去而已……真是个笨蛋…都快死了还记着别人。


刚还能说几句话的金泰亨这下彻底昏了过去,闵玧其把人扛到肩上站起来,差点没把腰给闪了。


等候多时的金硕珍看到闵玧其扛着个人来了,跑过去忙给他打伞边好奇的打量他肩上好看的人问:“老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闵玧其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说:“别问了…赶紧叫人把那些泡澡的alpha捞出来吧。”


“哦对了”闵玧其艰难的杠着人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把肩上的人扔到地上交给金硕珍。“还有这个,务必把他救回来。”


“那你呢?!”金硕珍对着突然冲进雨中狂奔的人追问。雨幕中悠悠扬扬的传来闵玧其一声大吼“我…想…吐!”


扶着奄奄一息的人儿,金硕珍望着那背影笑着摇头。“闵玧其这家伙鼻子是真的灵,百分百闻不到omega。”


臭小子打一辈子光棍吧。


评论 ( 4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