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one?.4






有的时候爱到不行了又该还怎么爱下去呢,想起好上的时候也是莫名其妙的,明明互不打扰的关系又是怎样变成互相迁就着的关系呢。



提着一堆东西按响了工作室的门铃,过一会就开门了,闵玧其看到来人是金泰亨倒是觉得新鲜,接过对方满手东西的提着的购物袋替他分担点。



“怎么是你来了?柾国呢?”



“录音去了,怎么不太想见到我吗?”沙发上堆
着一堆的杂物,金泰亨的屁股都没地方坐,把上面堆着的衣服都一件件挂到墙上的挂钩上才回过头跟闵玧其道:“其实是你太久没回来宿舍了,我才来看看你的。”


“有人知道吗?你来我这里。”


“有啊!我不就是替柾国的忙给你送吃的么?”



闵玧其坐到金泰亨旁边从一袋吃的东西里把东西一个个都摆到桌面上,把筷子递了个给金泰亨又弯腰从购物袋拿了饮料给他,自己则扣着一盒酸奶的边边,咬着筷子等开吃的金泰亨见闵玧其手指不太灵活的扣着边边扣了半天急着上手抢过来帮他一下就撕了开来道:“你别整天咬指甲…撕个包装都不利索了看着都要急死人。”


“你自己强迫症怪人?”



金泰亨扯了扯嘴角用筷子搅拌起炸酱面回嘴道:“告诉你…你在呛我下次我就不来了。”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好么……”一抬眼就瞥见金泰亨不善的眼神,闵玧其识相的不再说下去,说下去肯定又是免不了一场小学生般的吵架。


金泰亨这时口齿不清的说了句“幼稚!”闵玧其举着筷子在食物中选了半天听见马上反驳道:“说的是你自己吧!”


“是泥!”

“…”


看着金泰亨那沾着酱黑漆漆的嘴唇,闵玧其顺手扯了一张纸巾盖到他嘴上用力的一抹嫌弃的摊在金泰亨前指着道:“谁还会幼稚的吃东西吃满嘴都是。”


略艰难的把过大口的食物咽下,金泰亨清了清嗓子抢过纸巾来细致的自己擦着嘴,看了眼闵玧其道:“我自己会擦,本来不脏的你故意给我抹的满嘴都脏了!”

“……”


闵玧其郁闷的看定了一块不太肥的肉,一大口的塞进嘴里,吃东西的时候不能说话,正好把话都堵在嘴里,要不然又该把人激走了。
接近了回归尾声,大家才算是轻松了那么一点点,放了几天假平常也比回归的时候多了那么几个小时能干点自己的事,最忙的时候忙的就像失忆掉了一样,累的什么都想不起来,连自己是不是在谈恋爱的事情都忘了,总之回归的大家都成了机器人。


吃完后闵玧其又继续待在电脑前,难得的点开了个搞笑视频全屏在看,后面在收拾垃圾的金泰亨见了停下手上的动作跟着视频内容傻笑起来,让转过来的闵玧其看到叫道:“快点收拾完过来坐着看。”


“那你把屏幕缩小,别让我看到了。”


“就你事多…”


回过身闵玧其把屏幕还真缩小了,想了想干脆就暂停,切回到作曲软件界面先干别的事,况且一个人看就少了那种和别人一起看的乐趣了,心想着还是等金泰亨过来了在一起看吧,结果等到金泰亨回来闵玧其都睡过去了。


房里一时静的只剩空调运转的声音,金泰亨跟闵玧其跑行程的时候间中随机分到同一房间睡过那么的几次,早就摸清对方的睡眠习性,是是深是浅,夸张的说金泰亨都可以凭闵玧其睡着时候的呼吸节奏判断出来。


小心翼翼的把门带上摸了过去,屏幕上还是显示着那个视频,已经暂停了,把闵玧其叫醒,金泰亨是不太忍心的,可看到他仰着头靠在椅背上睡着的姿势,醒来肯定是不舒服的。


金泰亨看着时间打算让人在多睡个几分钟,不经意的却被闵玧其下巴冒出的青色胡茬吸引了去,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的下巴看了会。
脑子突然冒出来了个大胆的尝试,论如何安全的叫醒一头沉睡的汉江怪物。



闵玧其做了个梦,梦里自己被困在一个黑房子里,封闭的房子四周不停的渗进水,黑漆漆的水已经淹到他下颚处了,当他伸着脖子还是无法改变被水淹没的结果后他醒过来了。



“醒了?!”
金泰亨左手明晃晃的拿着个胡须刀右手举着瓶剃须泡沫对着还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闵玧其惊讶的眨了眨眼。



“你想杀了我吗……”闵玧其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梦到如此奇怪的梦了,下巴冰凉冰凉的,用余光看了下,全是被金泰亨喷成圣诞老人胡子状的泡沫,闵玧其觉得其实他的起床气还是算好的,起码被这样恶搞了只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金泰亨拿着剃须刀弯腰靠上来,小心的贴在闵玧其脸上刮起来说道:“不是看到你胡茬都冒出来了嘛,所以我体谅你产出众多出色曲子辛苦的黄金手,让你好好歇歇。”



“这不是女朋友对男朋友做的吗?你又不是我女朋友。”睡的脑子还不太清醒,这话是闵玧其在心里想的,一不小心就随口说出来了,他感知到贴在脸上的剃须刀在那一句话后轻微的滑了下,也亏闵玧其脑子转的快,马上抓着金泰亨另只手把他拉着坐到自己大腿上道:“可你是我的男朋友啊。”


金泰亨笑了笑手上不停的慢慢继续刮着,一句话也没说,闵玧其一直用纯良可怜的眼神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两人之间的距离靠的又近,看得金泰亨都不自在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终是受不了的把剃须刀收起来对闵玧其说道:“你别看着我,在看你就成斗鸡眼了。”


“不生气了?”


“我没生气…别把我想的那么小气。”


这姿势实在是太过危险,金泰亨站了起来想离开,闵玧其用了点力又把他拉着坐回身上,脚一蹬便彻底把金泰亨禁锢在桌子和自己怀抱中间。



闵玧其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提到不该提的东西,深知就算金泰亨介意了他也不会说出来而是默默的摆在心里自己想这想那的,可两人都明白这都是以后总要面对的。


“泰亨啊…”


“有话先把我放开再说!门没锁!柾国等下还来的!”


“你肯定又觉得我不够喜欢你了吧?!”


金泰亨瞥了闵玧其一眼骂道:“神经…我说了我没生气,倒是你自己想太多过了头。”


坐在身上的人一直在乱动,撑着身子想站起来,发现被桌子和椅子卡住了腿伸不直又跌坐了回来,气得金泰亨直接上手推了推闵玧其道:“快让我起来!”


准备回归到回归结束禁欲了那么久,闵玧其可经不住金泰亨这么的坐了几下,眼看金泰亨这么的跟只小老虎张牙舞爪的模样忍不住就笑出声。


金泰亨在这边急得不行,闵玧其却还有心情笑于是奇怪的问他道:“你笑什么?!”


闵玧其眯起眼笑了笑说道:“你知道你自己现是个打火机吗。”


“哈?!为什么…?”



“你把我点着了啊。”

评论 ( 4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