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随心所欲

ALL 泰



现实向、私设有、OOC



一件洗到发白的的蓝色的牛仔外套,浸过了多少次水,被烈日炙烤了多少次,成了现在干硬的质感,金泰亨看了好几件外套,穿在身上的还是这一件,这衣服寿命可能不久,他衣柜里比这件昂贵几倍的也多了去,唯独这件穿不了几次的衣服,穿在身上了。



外面刚下过了雨,大夏天的下过雨让空气增加了些水分,太阳一晒水汽蒸发更加热了,阳台挂着一套白雪公主的衣服,仔细看后面的拉链完整的被扯掉了一半,闵玧其搬了一张躺椅到阳台上乘凉,一躺下抬眼裙底的风光便映入眼底,五彩的布料被风吹着抖了几下,夹着洗衣粉的淡淡香味。



他正躺着听到了拖鞋拖在地上走动的声响,闵玧其还看着那裙子一直被风吹的飘来飘去,殊不知一阵猛风吹过,那裙子在大幅度的晃了几晃从横栏上跳下来正正的盖在了闵玧其的脸上,拖鞋的声响也停了在旁边,闵玧其仍一动不动的躺着,光滑的布料在他脸上蹭了几下随即就被裙子的主人拿掉。




金泰亨拿起裙子在手上随便的卷了几下定定的俯视着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的假寐的人。




“昨晚你去哪了。”


是被欺骗后忍无可忍的质问,金泰亨却能说的平淡如向闵玧其问好。


捏着裙子的领子边金泰亨站了好半会,得不到躺在椅子上的人回话,他跟真的是睡着了一样,不再自讨没趣,闵玧其听那拖鞋的声响又逐渐的离远了才睁眼侧头去看,只看到那一抹发白的浅蓝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闵玧其知道的时候都好像回不了头了。


工作人员接过金泰亨交上来的纸袋,看到裙子的拉链已然是报废了,看了看裙子又看了看金泰亨。


“这真的是玩惩罚游戏弄坏的吗?”


“是的”不是,如果说了实话你能救我吗?“昨晚柾国输了,撑坏的。”其实是田柾国从他身上扯坏的。


听到了忙内的名字工作人员板着面孔有些缓和,不再多说就把袋子口卷起来收好道:“以后别玩太过了。”

不会了,以后不再玩了。



游戏可以结束,畸形了的爱意仍在他们的心里继续。

一切的事像装了牛奶的玻璃瓶,砸地上迸裂了满地的碎片和白色的液体,踩在在上面的只有金泰亨,受到伤害的只有一个人。


把这全砸碎的其余五个人受到的是金泰亨回馈他们的爱。


金南俊的视线穿过房间里缭绕的烟雾去看靠在桌子边的上的金泰亨,看他那分明的轮廓和随着眼睛眨动的睫毛,看他拿着一叠白色纸张的纤长手指。



一举一动都让人情动,想往他身体浇上白色的液体。



唯独置身事外的人觉得最无趣了。



金泰亨有意无意抛过来的眼神,闵玧其看见了想当没见着,金泰亨最后一次看了过去像是有声音的对闵玧其说。
“求求你!拜托了!”


想不通为什么金泰亨总来求自己帮他,他们关系也其实真没那么好,闵玧其这样想着手已经朝金泰亨伸了过去搭在了他身上。
再看过去金南俊那边已经没在看过来了。闵玧其歪头对金泰亨用眼色说:“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说到底闵玧其是哥,他在这金南俊也不会太过分,金泰亨略觉得不好意思的做了个口型。
“对不起…”


因为只有你能帮到我了。


工作完回去的路上,金泰亨跟着闵玧其一起走,金泰亨突然又想起那件白雪公主的裙子跟他开玩笑的说道。

“闵玧其,你要不要看我穿那件裙子。”



他们关系能差到能直呼其名,提起那裙子闵玧其觉得金泰亨误会他那天为什么会盯着那件裙子的意思了。


“不用…”解释只怕越描越黑,他知道金泰亨怎么会来向他求救了,闵玧其真的对金泰亨一点想法也没有。“我比较想看真正的迪士尼白雪公主。”



因为独善其身的人是你。

评论 ( 8 )
热度 ( 1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