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随心所欲.2




ALL 泰

现实向、私设有、OOC


厕所里熟悉的嗓音心情十分愉悦的哼着田柾国从没有听过的旋律,透过门口那扇毛玻璃门,他仍可以看着到里面模糊晃着的身影,那奇怪的旋律听着听着还挺洗脑的,田柾国于是靠在门口边听,指尖跟着轻轻的划着玻璃门上凸起的浮雕,反正接下来他也没什么事情要去干的,今天就不如给里面的人来个守株待兔。


旋律停了水声也停了,里面隐约能听到布料摩擦的声音,啪哒的一声橡皮筋打在皮肤上的声音,应声入耳田柾国在外面几乎可以脑补得到里面那个人是怎样垫着湿湿的脚尖穿上内裤后松开勾着内裤边的手指的画面。

滴着水的头发,蜜色裸体上还没擦干的水珠,顺着仰着脖子的弧度而流下,或是滴在腹部上顺着皮肤的纹理往下隐没在不可窥视的地方。


现实很平常的水滴大都在大脑里自动变成了白色的液体,肆意洒在那人腹上。


“所以,你在这里想干嘛。”

和脑里想的不太一样的金泰亨站在那里,可头发是吹的蓬松的,身上紧裹着浴衣,田柾国甚至还看到他里面还有个打底的黑色T恤。

“哥,真是很会破坏美好的东西。”田柾国只能笑笑一副苦恼的模样走近他,自然而然的把人勾着腰拉进怀里笑着说:“我只好让幻想变成现实了。”


金泰亨也不抗拒对方突然之间拉的如此近的距离,他知道田柾国在想什么,心里也不怕,伸着手抵着他贴过来的嘴唇轻笑着说道:“你可别忘了跟哥哥们的约定,即使我愿意,这屋子还有人呢。”

看到他愣住了金泰亨就知道他没那心了,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竖着拇指给田柾国指了指厕所门嘴角也勾着笑。

“该你去洗个澡了,记住温度别调那么高哦。”

他那转身离去浴袍掀起一点的动作像是一只狡猾又一次侥幸逃脱竖起尾巴的狐狸,胸腔的里的不忿让田柾国真想违了约定也要把这可恶至极的哥哥抓回来一起洗个澡,把这狐狸的毛都浇湿个透。


想不到想喝杯水都能碰上一直躲在厨房煮东西的闵玧其,金泰亨刚凭一己之力逃了一劫,现在看到闵玧其在这也已经猜到他是听完了,进来的时候脸上都是得意的笑。
闵玧其瞥了他一眼,心想金泰亨要是真有尾巴,可能真给他摇到上天了,忍不住道:“那么快就得意忘形……”

“厉害吧?!”早习惯被对方泼惯了冷水,何况闵玧其是这屋子难得算是正常可以谈谈的人,金泰亨想着闵玧其上次帮了忙倒不想跟他不计较太多,笑眯眯的小口小口的喝着白开水,换个高脚杯就能被他喝出在喝高价酒的模样来。

成员们的私事闵玧其还是前不久才知道的,突然间就剩下他自己一个成了孤寡单身男人,闵玧其还曾有过被大家忘了的感觉。开始还以为个个突然跟个女人守身如玉起来,妹子也不多看一眼了,是转了性子。

想着闵玧其莫名的生起了无名火,转头脸色不善的撂下了筷子看向始作俑者,指着门口就道:“你要是真厉害的话快点给我滚出去!”

闵玧其要不是那次早了回家进房撞见金泰亨跪在金硕珍面前把脸埋在他腿间吞吐着什么可能还什么都不知道。

锅里面煮着的饺子咕咚咕咚的被煮的沸腾不停冒出来的白色水泡彻底淹没,闵玧其盯了锅里的白色残骸半天。

顿时食欲全无。

被他突然发起火的样子吓到的金泰亨,也大起胆来把杯子的手重重往旁边一放,任由杯子里的水洒的到处也是,怒视着闵玧其的背影说道:“你以为是我想的吗!”

“你不想?!谁逼你了!”


是…确实没人逼他,是他自己欠了他们的,金泰亨撇过头看着地上的水迹不再说话,被哥哥训到彻底哑口无言,半低着头一副罚站的学生模样,脑袋却仍在想着如何去辩驳自己是对的。

就因为闵玧其是唯一一个对的,他有资格说大家的任何不是,金泰亨去看闵玧其垂着的手,记起闵玧其说过的话,无论是否真假,金泰亨低着头红着眼眶伸手去拉住了他的手,抬头去看闵玧其那恼怒的样子哀求他道。

“我们已经拉住了手…哥…你就说一次,我是对的吧。”


看了看彼此握着的手,闵玧其移开了眼睛沉着脸不看他。
“泰亨…这次哥做不到。”

错就是错的。

闵玧其和金泰亨在没人的地方吵了架,谁知道成员们都知道了,闵玧其在怀疑到底是不是那群家伙装了摄像头来监着金泰亨,确保没有人违背了约定。不过一起同吃同住这么多年,闵玧其不太相信他们真的那么缺德干出这种事来……
可把金泰亨抓着不放他们是挺缺德的了,他不认同金泰亨是对的,一开始就做出让步和现在的纵容就注定是自作自受的,就不能装出一副受害者的表情。

说到底闵玧其和金泰亨还是有那么点同乡情分,看到金泰亨需要帮忙他又于心不忍…闵玧其又哪知道自己会有隔在中间的局面,他们的事倒把他自己给弄的过不好日子了。

吵过架那段日子里成员们都把他两隔得远远的,甚至破坏泰山不动的站位,或许他们看太多金泰亨整天冷着一张脸,对谁都是拒之千里的态度,坏了他们的事,闵玧其工作室的门都被其余五个人敲了遍。

无一例外劝他去找金泰亨讲和。

除了金硕珍、郑号锡、金南俊三个人是敢单刀直入丝毫没有什么废话的,另外来的两忙内像是去医院探病的。

对着金硕珍要带点尊重和敬语说话委婉点之外,闵玧其一律严词拒绝他们的提议,板着面孔放话。
“让他自己来!他没长腿吗?!”

成员们看闵玧其的态度坚决,有什么不满也不好当面说又纷纷改去哄金泰亨,毕竟比起说服闵玧其,这难度就容易了许多,渐渐的大家都对闵玧其多了许多的不满。

队友之间生了嫌隙,工作时候的配合大家就多了许多意见,闵玧其拿着自己改了几十遍的歌词,对着金南俊那说着抱歉话语的面孔,他攥紧了手中写满歌词的笔记本在工作小会中忍无可忍腾的突然站了起来。

“我再去改改。”

忍无可忍还需再忍。


闵玧其气汹汹的回了工作室却看到金泰亨就站在门口那笑着看他,憋在心里无处发泄的火一下就烧了起来,紧捏的笔记本脱手便摔飞在金泰亨的脚下。

金泰亨也不躲反而咧着嘴笑的更开心,笑够了才收敛了点,弯腰替他把笔记本细心的把封面上粘着的灰拍掉,边朝闵玧其走过去轻笑着说道:“所有人都觉得是哥错了,我才是对的。”

闵玧其怔了会,当反应过来他这句话时,对面前的人顿时恨到心底。成员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之间吵架的内容,一下子他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半会才压下怒气从牙根挤出一句话。

“你到底说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

金泰亨低着眼去看闵玧其握的青筋凸起的拳头,敛去脸上所有的表情后去抓着他的手道。

“我只想哥能帮帮我,并且认同我。”

轮到闵玧其笑了,他甩开了金泰亨的手冷笑了一声问。“怎么帮你?!在他们上你的时候破门而进吗?!”闵玧其又继续一字一句的把最后一句话摔到金泰亨脸上。“这是你咎由自取。”


在多说一句都欠奉。

评论 ( 13 )
热度 ( 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