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Don't panic.14

上一章点这里‐〉13


崩坏!闪开我要变态。


烟味的味道闵玧其一向都很讨厌,可总会在身上放着一根烟,在忍无可忍的时刻就把它点燃。

跟金泰亨说清了的那一晚,闵玧其足足抽掉了半包,有些事不同了,他和金泰亨不同了,就像满屋的烟味都无法稀释掉那来自心里人儿留下的信息素的香甜气味。



逃不掉的。



金硕珍看到金泰亨坐在闵玧其特意在自己办公室里放的另一张办公椅上整理文件,着实让金硕珍对闵玧其这种做法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说过那些话后又不好再收回来,金泰亨苦恼的想打自己耳光清醒过来,他自己那张逞强的嘴真是会在不该说什么话的时候说不该的话,现下倒好已经够远的距离,又被拉的更远了。


发生过那一件事后,金泰亨也找上来了,闵玧其也不放心再让他先回家,便让金泰亨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写功课,18岁的高中生即将面临人生大考,金泰亨以前待在那种地方,学生的身份也只是为了各种任务的掩饰,根本一点学生该有的样子也没有。


闵玧其工作到觉得渴了在喝水的空档抬头望了过去,金泰亨正拿着笔有点别扭的低头在本子上画着什么,表情真挚又带点严肃,好看的眉毛也皱着,一只手挡住本子前把闵玧其的视线完全挡住了。


好奇的要命又怕金泰亨又搞些什么,闵玧其站了起来走到他背后一看,金泰亨在笔记本上画了几个心形人,用着红笔涂上颜色,专注的连闵玧其站在后面也没发现,直到被他给扭着耳朵才急忙慌的把本子盖上朝闵玧其喊疼。


“正事不干,画小人?!”


金泰亨一只手有点心虚的按在本子上,摇了摇头。胆子大了不是一点,感知耳朵上的手力度变小了,金泰亨撇了撇头就挣脱闵玧其的手捂着耳朵蹬着椅子离远了他。


“保持距离,以保你的安全。”金泰亨嘴上说着话完全没有看闵玧其。


闵玧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回想着刚才他那皮肤的温度,金泰亨耳朵很烫,烫的不太寻常。听他说的这话都能听出金泰亨还在气自己,没有信任过他。早上的时候金硕珍还在跟闵玧其说,把金泰亨放到身边日对夜对的还没发生些什么事,他都快怀疑闵玧其和金泰亨是不是真有点什么…病了。


他把手收了回来捻着指尖放到口袋,小孩生的气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闵玧其还对金泰亨撒的谎耿耿于怀呢,金泰亨到底是只对他说谎还是对遇到过的alpha都是这样的统一说辞呢。


“你是不是喜欢我的室友?”


想起那晚的事,闵玧其都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鸡婆过头破坏了别人的好事。甚至也怀疑自己得了自虐症,放个能看不能吃的人来折磨自己,或许想着还能把金泰亨也给虐虐。


可好像不是那么容易。


闵玧其笑了一下说道:“我可以给你们拉下线。”



忽然的提起那个人,金泰亨身体微不可闻的抖了下,侧头就横了闵玧其一眼,他们之间也不用谈什么伪装了,做自己就好。立即骂了他一句道:“虚伪!”


用不着闵玧其给他拉线,他和田柾国之间早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了,还拉?金泰亨都嫌乱了,于是当着闵玧其的面摸上自己的脖子,解下了扣到最顶的一颗扣子,接连的解了三颗露至锁骨挑眉看向闵玧其。


“我觉得硕珍哥知道你这样做,不太容易会放过你。”


“你不把扣子系好,我会先不放过你。”


闵玧其说完立马移开了眼睛走了回去位置坐下,也解开了西装外套的扣子,把领带扯松了点算是松了一口气,看到金泰亨盯着他看,闵玧其摊了摊手无辜道:“好歹在你面前我是正常的。”继续道:“金泰亨…我可能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在给你们拉线前想和你睡一次,以前怕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现在单纯的想睡一次,顶多算是肉体出轨罢了。

在跪求着原谅时alpha的占有欲是最好的背锅说辞了。


金泰亨先看穿了他的心思,犹豫了会替闵玧其说出来了。

“闵玧其,要不要跟我睡一次?“


反正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了。


评论 ( 4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