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春风十里,吹不死你(完)

眷恋温柔乡,溺死于缠绵游戏之中。


很久以前闵玧其早就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当初没有勇气去坚持,或许是为了现在遇到他。

金泰亨身上套着一件过大的T恤,下面只穿了条黑色的四角内裤,紧紧的把完美的线条勾勒出来,侧躺着身子在床上撑着头边看着平板边瞄着对着镜子打领带的闵玧其。
两人搞在一起已经一段时间,维持着良好且稳定的打炮生活,刚开始做完闵玧其也不急于走,可最近一完事就急忙忙的要走,金泰亨就觉得有点奇怪了,他看着闵玧其那越打越乱的领带,默默叹了一口气合上平板的屏幕走了过去。

“你到底会不会打…领带都快给你打成结了。”

看着金泰亨把领带拿了过去熟练的打了起闵玧其有点不好意思的站直着身子,同样是男人,他还比金泰亨大那么多,倒要金泰亨反过来替他操心起来,等着他打好领带的时间于是没话找话的问。
“你怎么会打?!”

金泰亨想起来就好笑,以前从小就觉得成为大人就是穿一身笔挺整洁的西装打着领带的样子,后来就对领带有了特殊的癖好,喜欢买各种好看的领带,挂了满满的一柜子门。
见他想着事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闵玧其也好奇,上手轻捏着金泰亨脸蛋追问道:“你先别顾着自己笑,快告诉我!”

“我当然会!我有一柜子的领带!”金泰亨把闵玧其的手拍掉,给他把领带套上了脖子,细心的系紧后无意的问他道“你自己不会打领带,平时谁给你打啊?”

闵玧其摸着领带看向金泰亨面不改色的说道:“我会叫我妈提前先给我打好。”

金泰亨听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信了。

挣足了修车费,金泰亨算是彻底解放了过来,打死也不再开家里的车出去耀武扬威,浪费了一大半个假期去打工 剩下的日子他心里是想着要好好补回来了。

可这都是没有闵玧其前提下的想法。
在开学前剩下的日子都几乎是与闵玧其有关联,即使无法见面电话一天好几个是少不了的,还真有谈了恋爱的实感,一开始只是抱着约一次的想法,金泰亨也没想过对方也有这念头,一啪即合?他们两个算是在床上搞出感情了。

想坏一点下了床,这感情根本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今年的暑假是历年来最炎热的,好不容易等到闵玧其休息的一天,金泰亨在前几天就开始给闵玧其打了电话说要一起去游泳,本来在电话里闵玧其听着还是挺不情愿的,最终还是抵挡不住金泰亨又是威胁又是撒娇的无可奈何就答应下来约好了时间。

等到了这天碰头见面时,两人几乎都认不出对方来了,相当默契的是两人都穿了差不多的花衬衫,闵玧其相比往日几乎一样的严实的西装,换上花衬衫穿了一条短裤,倒看起来成了金泰亨同龄。
两人看着互相的着装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上了车金泰亨望了一眼闵玧其那抓着方向盘的白胳膊,突然生出咬一口下去就会解热的念头,他莫名的捂住了眼睛引来闵玧其奇怪的侧目问他道:“你干嘛。”

“渴啊!”
金泰亨没头没脑的回了一句就没再理睬他,转过头去看车外的景色,幸好闵玧其没有在追问下去,金泰亨把车窗全部摇了下来,悄悄的把脸凑到窗边让凉风吹走脸上的热意,跟闵玧其久了他都快要变“色”了。

不是红就是黄。


到了海边已经是日落黄昏时候,天然的浴场人散了一大半,车刚停稳副驾驶的人就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冲了出去,闵玧其只好慢悠悠的在后面跟着他,踏在他留下的脚印上向他走去。

可金泰亨跑的太快,他抓不住。于是摊在离着海浪冲不到的沙地上就这样躺下来了。


站在水中的人回头去找那白的花梢的身影,看到闵玧其躺在那后金泰亨又提着裤脚,先跑一步在海浪的前方跳回上干燥的沙地上,踢踏着细腻的沙子跟着闵玧其坐在垫子上,恰意的望着大海放松的放空自己。
电视上的剧情都有过主人公向大海呐喊着生活遇到的种种不如人愿的各种生活琐事。


如果真的有用的话,金泰亨早就在心里默默的向大海呐喊了几百遍。
他真后悔帮闵玧其接起那个电话。

“想什么呢?”
闵玧其一副晒过太阳懒洋洋的挪了挪身体,一只手挡着余晖,一只手伸去顺金泰亨被海风吹乱的头发,看他安安静静盯着海发呆好看的侧脸倒就觉得一阵心悸。金泰亨依旧看着海面摇了摇头不作声,闵玧其觉得是他自己一来到就躺下晒着扫了对方的兴,于是一个打挺坐直了身子神经的对着前方牵起金泰亨的手喊道:“我们也下水吧!!”

金泰亨被闵玧其突如其来的活力吓了一跳,抬头定定的看他这样子一会才浅浅的笑了起来,回握住闵玧其的手也跟着点点头站了起来道:“好,下水吧。”

甘愿被骗的人才是最可恶的。


太阳降到了海平线上,整个海面都发着光连水的颜色都染上了橘色,被温暖的颜色包裹起来,却是冷的要人命,金泰亨从水面钻出望向在岸边泡脚一样的闵玧其投过一个嫌弃的眼神后,回头朝着太阳落下去的方向游过去。

直到岸边上的人察觉到不对劲时对他大喊起来,金泰亨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太阳,只感到怅然若失起来以及越来强烈什么也碰不到的恐慌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扑腾的水声,在不久他指尖终于碰到了东西,温热的手掌覆盖着水贴合在他手心上把他牢牢的抓住。

金泰亨被扯了几下还是呆愣的模样,闵玧其心急想把他带回到浅的地方,直接上手从他腋下穿过去去拉着他游回去。刚游几步还挺容易的,金泰亨会踩水还一动不动所以沉不下去,所以当金泰亨突然挣脱开来回身就把他压进水里给他来了个搓手不及,吓得闵玧其连喝好几口海水。

那一瞬间闵玧其感觉到对方有过那么一瞬对他强烈的恨意,压他进水里的力气大的要置他于死地,闵玧其在快要耗尽氧气时想到了他自己那乏味每日安部就班的生活,想到金泰亨还是会知道的…产生了不如就这样死在他手里算了。

那金泰亨想让自己死吗……


当他在水里吻上自己那一刻,闵玧其觉得金泰亨是不想的。

抱紧水中唯一能抓到的稻草,闵玧其死也不会撒手的了,伸手去压紧金泰亨的后脑勺去掠夺他口腔也不多的氧气,一切的味道都是咸的。

你哭了吗?

不知道是谁先去扯对方的衬衫上的纽扣,岸上还有些许没走的人,谁也管不上了,闵玧其草草的用手指在金泰亨后面浅浅的试探般的浅戳了几下后,借着海水那微乎极微的润滑功用硬是进了去。

等脚勉强能碰到了底,浮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顺气,金泰亨才抱着闵玧其趴在他肩上哭了出来。

是疼哭的,心自作主张的疼了起来,疼金泰亨只能用泡的发白的嘴唇断断续续的去对闵玧其说。
“不…要走。”

来之前原本想的是普普通通的游下泳,然后各自回各自的家,等两人做完从水里上来后累的直接倒在沙滩上不愿再动,此时天上已经悄悄换上了一片星空,一切的琐事都不重要了。

那浩瀚的宛如头顶也有着一片海,也有着得以在一起的他们。


下车后金泰亨把头上歪掉的帽子正了正,下周他就要开学了,暑假从跟闵玧其碰到就像开始做了个梦,现在梦要醒了。
金泰亨明明红了眼睛要哭却硬是扯出了个笑容对车里的男人说道:“再见,闵先生。”

“不要再见了,闵先生。”

闵玧其他早知道金泰亨接过自己妻子打过来的电话,一个装不知道一个装没听过。他连句道歉的话都没能说,金泰亨就把那机会剥夺,不再见面了。

“那就再见吧,小混蛋。”
夏天从此不再是初恋的感觉,而是成了苦涩到心碎的回忆。



我曾幻想过无数次与你偏头接吻的角度要多少度才能够深刻到印在脑海里,原来只要与你一起,每一刻都足以深刻到死都不会忘记。


“金老师,等下能帮忙看下高二五班的晚自习?!我晚上有点事!!!”

“又约男朋友了?”

“拜托了!”

已经提着包包准备下班的女老师双手合十的放在脸前,一脸抱歉的在正批改作业的老师面前再次请求道:“小金!我终身大事全凭你一句话的事了。”

看来不答应是不行了,金泰亨扫一眼那张急迫脸于心不忍的一个好字一出,人家麻溜的的跑掉了,还不忘交待金泰亨晚自习时要见一个犯了校规学生的家长。

时间一直平静的像那年的海面,那年他把那平静却又实则潜伏危险的海面弄出了波澜,时隔多年那海面已经恢复了平静,或许到现在还泛着动静过后的涟漪。


可金泰亨想起就觉得庆幸…那时还好没有就让那人死在那海里。

如果他真的死了,就连他自己永远也无法走出来。

去教室前金泰亨略略看了那个学生的档案,本身就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成绩优异,继续往下看处分理由。

(协助他人作弊。)
好心成了坏事,把自己也给搭上去了,金泰亨心里默默的评价完,把有些给压折了的档案按平整理好,无意扫过家长的联系方式上的两个手机号码,其中一个金泰亨竟觉得有几分眼熟。

来不及多看同办公室的老师们已经在叫着金泰亨够时间下班去聚餐,他实在是记不起来了,但他肯定是见过这号码的。

回家翻翻同学会发的电话本吧金泰亨是这样想的,吃完饭回来他就完全忘了这事了,差不多打上课铃的前几分钟他的手机响了。看到那熟悉的来电显示,金泰亨怔住了,那号码他算是记起是谁了。直到铃声停了屏幕暗掉后他才敢摸上那手机,再次把屏幕按亮细细确认那号码,确认无误后金泰亨脑子里就只剩两个字。

糟了。

最不想要去面对的事,它却总有办法来到自己跟前逼着自己去正视,惨了他现在是连那个学生都不敢去见了,他真的后悔替别人代了班.....他本该今天早早下班去参加老妈给他安排的大型相亲联谊会的,也总比现在要去面对自己年轻犯下的黑历史好得多了。
黑历史这种东西,干的时候是以为最美好的,等时过境迁再回首,那种连自己都不忍再看再提起的感觉,想死的心大概就是这样的了。

好死不死办公室里的上课铃响了起来,令人厌烦的程度跟早上起床的闹铃有的一比,金泰亨焦虑的把揪的乱成团的头发随意的拨了拨,拿起档案袋的手也有些颤抖了起来,挺直了腰板暗暗的告诉自己。
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以前上课前走去教室金泰亨的脚步是有多大迈多大,走路都是带着风的,在走廊一瞥进去班里,学生看到他的镜框边都能吓得全部坐好噤声乖乖的自习,他自己以前就是这样的学生,现在他总有法子对付他们,如今高二五班的班长看上课铃打了都过去十分钟有多了,看大家这散乱的场面,大吼了一声“安静”后便急急的跑了出去找老师。

高二五班在三楼,办公室在一楼,班长下到二楼楼梯就看见监晚自习的金老师扶着栏杆一级一级的“挪”上来,一着急就叫道”老师,在不来上面快要造反了”

金泰亨听了变了样子严肃道;别胡说!”踌躇着又继续问班长道:“上面....有没有来了家长 啊。”

班长看着这老师奇怪,不过也确实接到了班主任的交代会有家长这个时候来于便实话实说。
“没有....不过闵同学写好了的检讨是交给您吗?"

“闵同学?"金泰亨马上反应过来立刻点了点头道:"没错....是给我。“

抓住只有两张纸的厚度,顿时金泰亨就觉得心稳了许多,他儿子的“生死”就被自己掐在了手上了,大不了就一拍两散!!谁敢提起他的黑历史他跟谁没完!!!

“走!上去告诉那群人,在我上来之前还没能安静下来,明天放学多留一个小时!”


等金泰亨挪到时三楼果然整个楼层都静悄悄的,鞋底摩擦打过蜡的地板的刺耳声音都放佛在空荡荡的走廊产生回声,也不知是最近熬夜打游戏多了害眼睛的度数加深了不少,金泰亨从楼梯口看高三五班那个门口里站着个人,模模糊糊的像加了柔光,不由得让他眯着眼睛去看清。

心底一直害怕再次看到那个人,金泰亨看清那黑白分明的衣服是校服时也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走了过去边在脑子里拼命的记起这个不常点名,又让人省心的好学生的名字。

金泰亨走了过去嘴角挂起了微笑尽量让这孩子觉得他平易近人点的对他叫道.

"闵宇浩同学你.怎么站这外边?"知道这是那人的儿子金泰亨把那个人联系起来后,此时无论他怎么看这位同学都像他爸像的的要命,都有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那拽的想让人揍一顿的气质。

闵同学看了眼笑的发花盯着自己看的金老师,红着脸的移开了眼睛,不敢再跟面前的人对视低头道:“老师,我爸到校门口...”

金泰亨顿时收回笑容把揉成团的检讨书还给他冷声道:“拿好,等下再拿出来,一字字的念给你家长听听。“

人家以为是春风十里吹百花开,谁知还是冰封十里寒冰难融。

站在门口等着金泰亨的女班长看到心上人即将就要被记处分了,忍不住就大起了胆子在金泰亨进门口的时候对他说道:”老师我有话要说。“


坐到讲台上吹了吹保温杯里茶沫子,金泰亨翘着脚问她。
"你要说什么?“看了看已经回到的座位闵同学金泰亨继续道"帮人说情我也会怀疑你也参与了。”

“闵同学是错了,可我觉得家长也有责。”

金泰亨挑眉看她继续胡诌下去。

“因为...因为....单亲家庭给不到闵同学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所以才学坏了!!!!”

“噗!!!”金泰亨把舌头给烫着了,是什么时候自己也开始要泡泡茶加几把枸杞下去的呢....不可能啊他才25岁,烫的他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急的把杯子随意一放,掏纸巾抹了抹嘴,烦躁的把她赶下去。

“先坐好吧,老师的事轮到你们指点怎么做了吗?”哪壶不提提哪壶,正正就把金泰亨忘了一阵的事又提起来了,不怎么觉的慌的心更慌了,什么单亲家庭....那时候,金泰亨还记起拿着闵玧其的手机刚放耳边,甜腻又温柔的女声就开口一句“老公。”把他给喊懵了,哪会是离了婚的叫法。

这下记起来金泰亨就觉得他那时是真的机智,两方安静了半会金泰亨居然还能心平气和的回道:“这位太太你先生在我们公司落下手机了。”过后还能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十分潇洒的把手机抛回给来找手机的闵玧其。
也从那以后他就知道该逃了,那个女人太惨了,自己更惨。

他以为最可恶的是闵玧其,等过了这么久明白是自己最可恶。

“老师!!"闵同学突然站了起来却看向窗外说道“我爸来了。”
金泰亨已经惭愧到无法面对这个学生了,听他叫了自己金泰亨吓得猛的一缩着身子去转头去看,只看到门口闪了个影子过去,他只看到了个黑色的大衣边边。
安排了下晚自习的内容后,金泰亨终是要面对自己人生最黑的历史,现在再加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嫌疑,闵同学站到他旁边金泰亨也没敢太看他,垂着头哀声叹气的捡着讲台上的档案和资料,收拾完让人先出去等着,才敢跟着别人尾巴出去。

他跟在那孩子的后面,听到那孩子脆生生的对着前面裹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叫了声"爸."后金泰亨才从假装埋在档案袋里找什么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变成微微抬头的去看那人。

一抬头去看他,对方也正好看了过来,对上了视线,那人错愕的张了张嘴,金泰亨迅速的把视线移开伸手就去摸闵同学的头发略尴尬的开始称赞道:“闵宇浩同学在学校很乖,就是犯了点错。”

可是我犯的错更为严重。

“所以....学校要给他个处分。”

那男人心情看上去不太好,刚才一时的错愕全然没有了,面无表情只剩眉头微皱着,金泰亨看他没什么反应想继续说下去,把该说的都说完赶紧了结了这事。

“老师...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他却勾起了嘴角微微笑着走了上来对自己伸出了手“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这对白话只是改了改,金泰亨知道该怎么接。

“姓金”回握住那双依然是骨节分明的手,下一秒对方就把他的手给用力的,像是嵌入手心里般的握紧。

这辈子他看来还得有新的一个黑历史了。

“闵先生,你好,初次见面我能继续说下你儿子的事吗?"

“那就继续吧”

春风吹不化,谁料到这温室效应。

-END-

评论 ( 5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