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随心所欲.4

all泰

现实向\ooc


曾经的唾手可得,如今的触不可及,全是现实生活的锅。


被人抓了把柄,闵玧其才体会到了某人的感受,如今从心底平白无故的生出一种如履薄冰的境况,踏进门的脚步刻意放到最轻,想尽量减低自己在屋里的存在感,却无法减少那被人监视着的不自在感。


把红色的塑料袋轻放到桌上后悄悄的窥探着走廊灯,已经关了,估计大家都睡的沉,闵玧其才瘫在餐桌旁的椅上放松的伸直了四肢打着哈欠,砸吧砸吧着嘴起身去厕所把塑料袋的东西拿出来去洗洗,
翻塑料袋时翻的哗啦作响,一时疏忽了厕所一阵不大的水声,检查着塑料袋里的东西他好奇的拿了个放到鼻边嗅嗅,心想着东西应该没有所托非人……还挺香的。


毫无心理防备的开了厕所门被里面蹲在马桶边的黑影吓了一跳,手上的东西也下意识就想扔出去,看清了人后立马神反应的急把姿势改成递的姿势。
蹲在厕所边干呕了半天的金泰亨也被来人吓的坐在了地上,惊魂未定的看着递到眼前红红圆圆的物体。

“给你…拿着吧……”闵玧其略有点无措的维持姿势,放不是继续保持下去也不是,刚才被吓到时弄出的动静挺大的…要是他们醒了可就坏了,张望了下门外四周后,把门关上回身闵玧其蹲到金泰亨边上抓着他的手把那东西交放到他手里,省的放到漱口杯旁,被人拿去。“拿着,特意叫人从居昌带的。”



视线聚焦金泰亨看着手中的东西下意识的说出来:“苹果?”

自从跟这哥闹僵后,金泰亨原以为两人关系是要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了,被朴智旻知道后也打消了要让这哥帮自己的念头了…不过,金泰亨打量了一番笑的十分难看的闵玧其,又掂了掂手上的苹果发现似乎也还没有到毫无希望的地步,且还有柳暗花明的征兆。

“苹果、道歉。”
金泰亨又念了两次,不知道是不是在念同一个词,听得闵玧其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接受他道歉了,不过他知道金泰亨在某方面比谁都聪明。

刚巧金泰亨被恶心的东西弄的漱口漱到想吐,看着手中红通通可口的水果,当即咬下了一大口,酸甜的味道顿时盖过了口腔里的所有味道,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金泰亨看了看闵玧其算是给对方一个答复。

“我说过我是对的。”金泰亨仍是坚持自己的,这次也没在遭到对方反对。

闵玧其再也笑不出来满脸愁容的同意点头附和道:“我也没想到是我错了……”




PM7:00
“帮我们的忙。”那人觉得不太妥当又改口道:“帮我的忙。”

若能独自一人霸占的话,就变得贪心不太想与人分享了。
闵玧其陷在椅子里上下的审视着前方的人犹豫了半天开口问他:“只有你一个人看到吗?”

“要是还有其他人看到,我就不会让哥你帮我一个了。”

被人抓住了尾巴,这种被人逼着要去干些违心的事,的感觉是实在不爽得很,尤其是记起自己之前是如何大条道理拒绝金泰亨的,让他有了罪恶感。

他成了最两面三刀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别人的利益这种可耻的人。


闵玧其咬着牙嘴上答应了金南俊,脑子里便开始不停寻找解决的方法,结果方法没想到。

却发现错的都是一直对他们的行为视而不见的自己。



AM3:00
“说吧,南俊哥让你怎么帮。”

无处可躲的两人把阳台门关上躲到了阳台上,半夜的温度降的很低,两人冷的都在发抖也没人提出要进去,像是背地里碰头的卧底,闵玧其把上次折起就放一旁的躺椅拉开,两人各坐一头,抱臂发抖。

金泰亨脚边还堆着一袋闵玧其的“道歉”,地上还有几个开始氧化发黄的苹果芯。

“大概就是让我不要管太多吧。”

“你答应了?!”金泰亨一听动作颇大的把旁边袋子里的苹果踢翻,从一头挪到另一头闵玧其的旁边再次重复的问他。
“你真的答应了啊?!”

金泰亨开始在确认自己真的是否该绝望了。

闵玧其见他靠了过来又把身上的羽绒裹紧侧眼瞄着金泰亨脸上的反应,大概能猜到他接下来的心理过程了,不以为意的点点头说。

“答应了。”

下一秒闵玧其果然看到金泰亨一副气急之下张牙舞爪的模样,金泰亨看他是哥哥的份上不敢动他分毫又不甘心的样子。

“行了行了耍猴呢……”闵玧其噙着笑把手肘撑膝盖上撑着脸回头看金泰亨那张快要拧成一团的脸。“我又没说不帮你啊。”

心里的火烧的噼啪作响还须刻意隐忍着怒意,忽然被一团雪球砸过来连人带火的砸熄砸懵了,金泰亨掐在手上泄愤的苹果被抛弃的扔到了水泥地上。

金泰亨猛的抱住了闵玧其,像是撒娇般的把脸埋在他后面羽绒服的帽子上,吸着被风吹下的鼻涕,感动的半晌才敢相信是真的,紧紧的搂住哥哥,声音也变得软绵绵的道:“这是和好的拥抱。”

手往后拍了拍毛绒绒的小脑袋,闵玧其无可奈何的笑着道:“早料到了。”


也只有这样向金泰亨承认错误,闵玧其心里才觉得好过点了。


AM3:10
抱着睡得好好的人突然不见了,怀里的温度也变得冷冰冰的,旁边挂衣架上还挂着那人换下来的衣服,昨晚好不容易借着别的事才把人留在自己房里同睡一张床上,即使抱着睡也满足,没想到半夜还是不见了。

田柾国想了想那人要跑回去自己房间是不可能的,要回去金南俊那么精一点动静也能察觉到,其他的哥哥们也会跟着知道,左想右想那大概或许是去厕所了吧。
当初挑房间时就该挑个带独立卫浴的房间,想到金泰亨跑去厕所浑身都放松了下来摔回床上,在床上辗转的滚了一圈,田柾国实在受不了没有他待在身旁,倏的从床上坐起来下床找人去。

他看着阳台外那抱在一起的两人,心里不停告诉自己那两人是怎么的不对头,关系怎么不好,田柾国说服不了自己那“我抱着你,转眼你却偷偷抱着别人”的念头,气冲冲的转头就回了房间,打算等金泰亨回来讨个解释。

没想到一等就又是半个小时,金泰亨一进门还适应不过来黑暗的环境就被人抱了个满怀,吓的他浑身一僵,腰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牢牢的环住,顿时的连呼吸也不敢大口呼吸尽量减少腹部的起伏避免蹭碰到那手臂。

那人是看透了他的动作,故意的又加紧手臂的力度,勒得金泰亨实在憋不住叫出声来,羞愧得急拍打在身后那坚实的臂膀上。

“啊…你放开我。”

“不放。”

“疼!”
说着田柾国赌气般的对着那纤细的后颈狠狠咬了下去,伸出舌头寻着金泰亨脖颈上跳动着的动脉,一直舔上至耳垂下方。

“哥答应了要跟我睡,应该要有点觉悟。就不要跟我装傻了。”

要是放平时金泰亨肯定会用力的把他推开,想到熬过今晚就会有闵玧其在,只要把这突然变得不对劲的弟弟哄住,他立马就能心平气和下来当是弟弟不懂事闹着玩。

金泰亨无可奈何的拍拍腰上紧缠不放的手哄着道:“我没装傻…柾国是不是该够年龄谈个女朋友了。”他这个最小的弟弟是都被那几个人带坏了。


意思很明白了,你该找个女的,而不是找个男的,偏田柾国听懂了还装出一副不懂的样子,把人了转过来面对面紧紧的搂住他的腰以防逃跑。

“我因为哥已经变得无法拥抱女孩子了。”田柾国依稀能看得见金泰亨的轮廓,凑上前去凭着感觉准确无误的轻轻亲在了他的鼻尖上,怀里的人瞬间浑身紧张的直挺着背往后仰。

“不懂的人是哥你,这种事是要和喜欢的人做。”

“田柾国你…先等一下…我…”


咚的一声再也撑不住了。




第二天有行程大家都早早起床洗漱等经纪哥来接他们,闵玧其昨晚是亲自送金泰亨进的忙内房间,相比其他人他是最淡定的。

大家看到那两人从同一个房间里出来,一下子客厅里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氛围,闵玧其坐在沙发上安安份份的并着膝盖清楚在心底明白的他们脸上的笑其实并不是笑。昨天还抓着他把柄满有把握的金南俊脸色更是难看。


AM4:00
“金泰亨…你起来!!能有出息点吗?!怕他吃你不成?”

金泰亨猛的点头如捣蒜道:“哥…我真的靠你了!!!我以后能不能带着老婆孩子喂鸟靠你了!”


闵玧其被拖着一条腿走不动只好站定打量起脚边二十几岁人仍像个孩子的人皱着眉深思起来,金泰亨也仰头跟着紧张的盯着他脸上的变化,只见闵玧其皱着的眉毛不皱了,语重心长的揉起他的头。

“熬过今晚,一切都好办。”



AM8:00

像是渡了劫的某人一脸疲惫的径直走到闵玧其旁一屁股坐下无事人般的瘫在沙发上,其他人看过来的目光如炬,虽知不是在看自己闵玧其也怕被波及到,想坐的离金泰亨远点,刚抬起屁股金泰亨放在下面的手不声不响的从他们看不到的角度拉住了他的衣边。

闵玧其犹豫不决的还是回头问他怎么了,殊不知金泰亨偷偷朝他勾起嘴角,一副得意之极的表情,朝他靠了过来咐在耳边低声道。

“我熬过来了,以后就完全靠哥了。”

“什么?!”可恶的狐狸没被薅掉屁股毛居然还能逃掉,这是闵玧其意料之外的事,亏他昨晚白担心了。“失守了吗?”

金泰亨无力的笑了声便靠回在沙发上,摆摆手让闵玧其不要再提。
“哥试过憋气把自己给憋的几近缺氧没…差点没把柾国吓死,饶是让逃掉了”

闵玧其不太信还想继续问他,就见田柾国捧着杯热水过来了,细心的吹了吹才递给金泰亨,完了还体贴的嘱咐着让人小心点。
不过这假像已经造出来,闵玧其暂时又能置身事外,金南俊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找他的了,这次够大家慌一阵了。


金泰亨坐在两人之间瞥了旁边的闵玧其一眼,众目睽睽的顺势往他身上一倒当众宣布他的死期到了,紧揽着他的手臂低声道:“哥你这次别想跑。”

闵玧其还没安全一会又被拉下去了,金泰亨真的比他还会玩游戏,搞不好还会引火烧身……

以这为中心的圆,站在圈边上的金南俊和朴智旻看到那两人关系突然的转变。


该说是闵玧其的办事效率高还是金泰亨够锲而不舍。

评论 ( 9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