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Don't panic.15&16



15.起伏


金泰亨原以为他不敢,眼睛睁的大大的呆愣的看着闵玧其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了过来,他动也不敢动,他被闵玧其那猛的释放出来的信息素压制的只能软在椅子里被捏着下巴抬起头愣愣的看向对方。

“那我可不会再当好人了。”闵玧其弯着腰凑向那已经是亲过好几次的嘴唇,他看着那红润的唇想,要是金泰亨躲开的话,那就算了。

如果没有的话。

金泰亨看着靠的越来越近的人,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伸手去拉他,轻轻一扯闵玧其身子更往前倾了点,他看到金泰亨已经闭上了眼。

那你爱不爱我,闵玧其觉得好像不太重要了,交给欲望来驱使躯壳吧。

他俯身浅浅的印在金泰亨的唇上,没有想像中滚烫的温度,这个吻反倒是凉凉的,让两人都清醒过来明明白白的知道现在亲的是谁,至那次什么话都说白后,闵玧其总对金泰亨采取避之则吉的态度,连房间都分了开睡,金泰亨搬到了楼上,而闵玧其依然在楼下。闵玧其这样对待他也总比把他以后带回给金硕珍要好得多。

说到底还是舍不得让人离开。

alpha和omega比喻成火柴和磨砂纸的话,他和闵玧其可以说是湿了水的火柴和一张光滑的白纸了。
他們倆個也真是的非要和对方谈感情,像是个把喜欢的食物要留到最后才肯吃的孩子,却不知晓晚了吃是会被人吃掉的道理。

到底闵玧其还是浅浅的亲了一下随即又把金泰亨放开远离了点放弃道。
“我投降了…”

金泰亨本紧张的要缩成一团的心立即松了一口气,其实可以的话一辈子都不被标记那也是好的。

何况和闵玧其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金泰亨发现他们是真的怎么擦都起不了火。


回家进门的时候金泰亨和闵玧其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门,田柾国就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听到声响看了过来,室友带着自己的恋人回来了。

嗅着那满屋放肆的信息素,闵玧其瞄了一眼旁边的金泰亨的反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田柾国好,就算他自己对金泰亨没意思,不代表别人没有,要一个omega夹在两个alpha中间,可真是为难金泰亨了。


不等闵玧其开口说话金泰亨就先开口说要上楼休息去。

“那就先上楼去吧。”
闵玧其看着金泰亨上楼了才回头对坐在沙发上那边饶有兴致的看这边的人道:“你能收敛一点了吗?”

“这是天性…哥。”田柾国一只手指穿过钥匙扣甩了起来,把钥匙扣甩的铃叮作响,他看着那不停旋转着的虚影对闵玧其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我能容忍你离他最近的距离。”

“请你不要再离他这么近了。”


要不是金泰亨跟他坦白了,闵玧其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屋子里居然放着个定时炸弹,和田柾国一起住了两年多,有几百次的机会田柾国能下手轻易的要了他的命,所以奇怪的是闵玧其想不透到现在了田柾国似乎没有想要杀他。

不过都到此为止了。

闵玧其还是第一次从这乖顺的好室友好弟弟身上看到了狠戾的样子。就因为他离得金泰亨近了点。

果然与人之间的相处,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会没命……金泰亨前几个小时提出的提议,要是真的被迷了心窍,闵玧其估计自己踏进门的第一步,心脏大概会被他射穿了。

而闵玧其却要惹怒对方挑衅般十分欠揍的笑起来道“那你让他不要在靠过来啊。”

大不了明天他就搬…搬走前他也不会让田柾国觉得自己怕了他!

争风吃醋也是alpha的天性吧……大概。




16.结束

“他是谁啊?”

“他是你的玩伴。”

那把苍老的声音音唤醒闵玧其脑中最不想记起的记忆,是一双无形的手紧擭住了他的心脏,每每午夜梦回时都被折磨得再也无法入睡。
他不清楚金泰亨睡了没,现下连想去和他说说话的勇气也没有了,以前是这样现在也还是没什么区别。

金硕珍刚一大早接了命令就把闵玧其送去了国外,回到公司就看到金泰亨在办公室门口外堵他。他们两人这若近若离之间的关系,多多少少都有金硕珍那么点造成的。闵玧其这次逃跑了也正说明一切。他是选择了放弃金泰亨。
帮闵玧其看病的心理医生一大堆,围着转了这么多年都还是找不出病症来,金硕珍陪在旁边听得最多的也就只有那句听到长茧的。

“创伤后遗症。”


看着面前亭亭玉立长得越发标致的omega,金硕珍只能默默叹息着闵玧其实在是无福消受了,亏他以前还费了那么多的唇舌才勉强算是把他们拉拢了在一起,甚至知道金泰亨的曾在金南俊手底下做过挺长的一段事,仍是尽量背着闵玧其悄悄的把关于金泰亨那些坏事底子的事全抹个一干二净。

金泰亨见他来了立马站了起来礼貌的向他点点头叫了声硕珍哥。金硕珍让保安把人放了进来,散了一群看热闹的员工后才带着金泰亨进到办公室里。

金硕珍想来真觉得他自己和金泰亨真挺有缘的,无论是闵玧其第一次把他扔进自己怀里或是在带着企图的医院探望,再到现在金泰亨即将要走的路大都是自己指出来的。

正当两人坐定后谁也没有说话而突然陷入的安静尴尬局面,刚好秘书小姐捧着两个杯子进来了,局面被第三人打破金硕珍得以借着机会化解空气中的的尴尬气氛,接过杯子笑着对秘书小姐说了句谢谢。

这可真救了他啊,他立马想到接下来该怎么去跟金泰亨说了。

他刚喝了一口茶,就听到坐在对面的金泰亨说话了。
“真想不到硕珍哥会喝茶…我以为坐办公室的人大多数都是喝咖啡的。”

“就像闵玧其?。”金硕珍看金泰亨低了头不说话笑笑抿着热茶继续道:“玧其也不是很喜欢喝咖啡,有时候都是迫不得已才喝的。”金泰亨捧着杯茶不喝,低头注视着杯底沉着的几片茶叶道:“他想喝便喝,不想喝也没人逼得了他…不是吗?”
他从不了解闵玧其,一开始自己打着报恩的幌子对他死乞白赖的缠着,或多或少会让人觉得烦了吧,现在来找金硕珍打听闵玧其的下落是为了什么原因呢,金泰亨觉得自己矛盾了……他不是该趁此机会过点正常的生活吗?
“闵玧其他去哪了?还回来吗?”

这就是最后金泰亨所想知道的了。

金硕珍叹了一声把杯子放回到桌面上,交握着手靠到后面的椅背上露出一脸愁容挠了下头。
“该怎么说呢……估计会离开个几年吧……”他窥视了对面的金泰亨反应想了想问道:“其实…你喜欢他吗?”

果然金泰亨抬起了头一脸茫然的看过来,金硕珍又问:“那你是不喜欢他?”

喜欢是什么?!从没思考过的东西一下在金泰亨脑里冒了出来,活了这么久他真真的是第一次思考这样的问题,他和田柾国、金南俊以前那种关系能用喜欢来概括吗?
不,不!在这信息素支配一切的世界…喜欢这种东西如锈了的钢筋一掰即断。现下能有几个omega是真真正正谈一次正常的恋爱…然后是心甘情愿的被标记?
若是这样就不会出现关于私下贩卖omega的交易了…

“我不懂。”金泰亨真的是不懂…他不懂怎么去喜欢别人。

“可我会舍不得他。”
就像那种朋友不告而别,后知后觉的明白这可能是彼此这短暂生命中的最后一面了。
“应该好好跟他告别的…”

金泰亨的反应出乎金硕珍的意料之外,金泰亨在他眼里只是个刚满18岁的高中生,以为这小孩会对他提出好几十个问题来让自己回答来着,想不到年纪轻轻说话如此的言简意骸……金硕珍不由得想起以前初次见面的闵玧其,同时也心疼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成长的如此。他对着金泰亨笑了笑又开始抿起杯里的热茶,谁也不再说话。

没想到他和闵玧其都到了不得不与金泰亨说再见的时候了,这缘分也就到这了,他看着金泰亨望向窗外恬静的侧脸,在心里默默祝福他以后的路都能平坦点,如果一开始他能听闵玧其的没有把金泰亨从那个alpha的身边带过来的话,金泰亨现在是不是已经过上了他想要的日子呢……

金硕珍也随着金泰亨看的窗外看了过去,那只有一片连云都没几朵的蓝天,他算是彻底的释怀了,起身将要离开的时候对金泰亨轻声说道。

“泰亨,你真的自由了。”

玻璃门被轻轻的关上,就只剩金泰亨一个,他仍是不变的面无表情定定望着天空,变的是他不知何时悄悄的掉下了眼泪。


评论 ( 1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