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随心所欲.5





朴智旻還記得他當練習生第一年的冬天是他出生以來過的最冷的,以至於現在都還清楚的記得金泰亨握住他的那雙手有多溫暖。

他初來乍到首爾成了最後一個趕上末班車進來這間宿舍的人,那時除了現成員外還有兩三個練習生,更離公開出道的時間很近,能出道的名額就幾個,且有那麼幾個人早早就被確定了出道,為數不多的名額一下被佔去了四個,每個人都在為所剩的名額而努力,誰還會有心情歡迎來搶飯碗的人。


“你好!我們會很忙,你要先把東西放下。”
給他開門的人正是金泰亨,意外和長相不相符的低沉嗓音居然能響亮又輕快的說著第一次見面的話,一雙和他差不多大的手伸過來握住他另一隻空著的手上下晃起來,舉止動作熟捻的像是重逢的好友,在這本應該緊張起來,愁眉苦臉煩惱著能否出道的時候,金泰亨握住他的手對他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我叫金泰亨”

“我叫朴智旻”

從那天開始他們成了形影不離無話不說的好朋友,還立下了屬於他們兩個人要一起出道的約定。可現實總是事與願違,當朴智旻被確定出道後而金泰亨還是沒有任何要被公司公開的意思時,要好的兩人第一次出現了友情危機。

他和金泰亨有過很長的時間誰也不理誰,最後還是朴智旻先去找的金泰亨,這個時候他更應該是陪著金泰亨一起熬過去的,不應為點小事而互相慪氣,朴智旻找到金泰亨好好的談了談,把最近沒能告訴對方的都一併全說出來了,說到最後兩人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場,擦乾眼淚望著對方笑笑便是和好了。

朴智旻想不到的是在金泰亨最為需要鼓勵幫助的時候,並不不止他一個人在鼓勵幫助著金泰亨,也意味金泰亨若是真能出道欠的人情也不止他一個,朴智旻自認為稱得上夠了解金泰亨這人,所以很清楚金泰亨是哪種,只要你對他好,他就能記你一輩子好的人。

在金泰亨心裡的地位不知什麼時候漸漸的他也和幾個成員一樣時,朴智旻他才明白過來對金泰亨的友情早就變了質,也對那句“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第一次有了切身體會的共鳴。

是誰先起的頭?樸智旻不清楚,糊里糊塗的他也跟著大家成了從犯,成了玷汙他與金泰亨友情的主犯,或許他們還能無話不說,朴智旻才敢開口問金泰亨為什麼不制止大家對他的做法且還要縱容下去。

朴智旻明明早就知道金泰亨的想法,卻還是想看看自己猜的對不對,夠不夠了解他。金泰亨以十分放鬆的姿態坐在床上毫不掩飾的向摯友說出困擾他已久的問題。

“以前大家幫了我很多…我真的很為難…”


朴智旻立馬就氣得上前抓著金泰亨的肩膀半帶玩笑半帶認真的問他:“我那時可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呢!那我也可以嗎?”
令他更加氣的是金泰亨顯然是被嚇愣了,回過神來觀察他的樣子是否真的在開玩笑後,居然對他輕輕的點頭同意了。

他把人放了開來失望透頂的對金泰亨指責道:“你這個騙子。”
誰說過彼此都是對方的唯一。

只不過是五六年前的事現在回憶起來跟過了半輩子這麼遠,明明也沒有很久,或許是他與金泰亨在那次鬧過的關係,兩人的之間話少了,也可能是長大了,心裡學會了藏祕密,話沒了能回憶的片段跟著少了…
樸智旻睡醒了仍不願意起床,在床上翻了一下被子,把被子夾在腿間,他想不明白怎麼現在連喜歡在金泰亨眼裡都成了罪。
他現在後悔起來著實不應該如此魯莽的展現出自己的真心實意來的,又或者是太晚跟金泰亨表明,以至於金泰亨對他的做法都理所當然的接受,和他們一視同仁起來了。


金泰亨在床上翻了個身繼續迷迷糊糊的繼續睡回籠覺,微睜開眼剛好朦朧不清的看到門口進來了個人影朝著他床邊摸過來,看不清是誰他又一時半會睡不著,想從被子裡把手伸出來揉揉眼睛,手剛碰到眼就被對方抓住不給他機會的緊握著,然後那人就爬到他床上來了。

在那人一握上他的手時金泰亨馬上就知道是誰了,安心的不再管在對方,等那人抱上來的時候他也反抱住對方,沉沉睡去之際仍斷斷續續的囑咐那人道:“智旻啊……讓我⋯再睡會吧。”
朴智旻抱著金泰亨,心想也好起碼自己在他心裡和大家還是有那麼點不一樣的。



闵玧其和金南俊被方時赫請去了吃飯,順便要談談一些工作上的打算,面對著遞過來的酒杯兩人看了看對方,不言而喻這酒不喝不行。

酒過三巡,閔玧其依舊面不改色的拿著杯子小口的抿點酒,吃口菜,旁邊坐著的金南俊顯然酒力沒有他那麼好開始酒上頭放空狀態的盯著桌上的菜碟子看。閔玧其心想該來的應該要來了吧,這狀態是最適合套話的。

果不其然方時赫開口說話了。

“南俊啊……能告訴我你們成員之間鬧了什麼彆扭嗎?你們最近很不對勁啊?!”

一邊看戲的閔玧其放下手上的東西端坐好豎起耳朵聽金南俊的回答。
“沒有很好,我們很好,絕對沒有不和。”
還好金南俊看上像是醉了腦袋實則是清醒的,閔玧其在一邊聽的想笑並著手夾在腿間,剛笑了下就被提問到了。
“是這樣嗎?玧其你是哥,可不能當著弟弟面說謊。”

“是這樣的。”閔玧其急正色道


他們的古怪行為都被人注意到往後該收斂點了,把方時赫送走後閔玧其扶著金南俊回公司,剛把人放到他自己工作室的椅子上,金南俊又扶著桌子站了起來說要回家,喝過酒總有莫名的衝勁,他拿出手機想打電話,被閔玧其奪了去,看看電話頁面原來是想打給金泰亨…不難想像若是讓金南俊打通這電話,又是怎樣一通真情流露的電話。


闵玧其順手就打了過去,頭一通居然沒人接,在打了一次,终于通了,那邊安靜的只聽到那人喷薄在话筒上細微的呼吸聲還有悉悉索索布料摩擦的聲音。

“你睡了?”閔玧其開口問他。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南俊哥。”閔玧其似乎能聽到金泰亨鬆了一口氣。

“你南俊哥…醉了,過來公司接他回去吧。”

“為什麼是我?”

“這是金南俊的意思。”

“噢。”
聽筒裡半晌才傳來金泰亨悶悶的回應了一聲便掛了。

沒一會金泰亨鞋也沒換,睡衣外面披著件羽絨服就過來了,金南俊在椅子上仰著頭睡的打起鼾來,閔玧其坐在後面的沙發上頭疼的閉上眼揉著眉頭。
門敲了幾下被推開了,閔玧其睜眼看到金泰亨來了伸了個懶腰站起來,算是功成身退,想離開金泰亨把他給攔下來了。

“去哪?!”

“工作啊。”

兩人互瞪眼看著對方,金泰亨嗅得闵玧其身上的酒味,非要他一起回家。
“哥我一个人扶不起南俊哥。”金泰亨抱臂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眼巴巴的看著闵玧其。
不小心就对上了那热切的视线,闵玧其没来由的一阵心悸慌忙移开把目光投向别处,在心里做了一通选择,無可奈何的挠起后脑勺对金泰亨摆了摆手。

“行…你先把金南俊扶起來,我和你们一起回去。”

“好咧!”金泰亨當即就笑开来,站了起来把没拉好的羽绒服拉链一下拉倒顶,过去把人扶起。
看着那人高兴的后脑勺,闵玧其心酸极的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没有备注的手机号码。

信息内容是:今晚过不去了,非常抱歉。

金泰亨一个人绰绰有余的把金南俊扶到了他面前,邀功似的翘了翘肩膀,把金南俊翘高了点,闵玧其没好气的看了金泰亨一眼,觉得面前破坏自己好事的家伙实在是可恶极了,出不了一口气也要惩罚惩罚他。

“嗷~呜”
金泰亨無辜的用沒有扶人的手捂著被掐紅的臉頰無辜的瞪大了眼看著對方。
“哥幹嘛要掐我!”
把金南俊扶到肩上闵玧其憋著笑道:“沒有⋯看你臉睡腫了,想幫你揉揉,不好意思⋯重了點。”
頓時金泰亨安靜下來沒再說話,嘴角微微翹著壓也壓不下,兩人難得關係好了不少,重了點就重了吧。


終於把金南俊扶到他自己的床上,金泰亨和闵玧其兩人相看一眼不約而同的拍拍手完成任務離開,闵玧其剛轉身要走就聽跟在後面的金泰亨驚呼了一聲,回頭一看到那場面,頭又要開始隱隱做痛了⋯
闵玧其半彎腰看了看已經睡得很沉的人,對被抱的動彈不得的金泰亨比了個不要出聲的動作,真想不通是怎麼能在睡夢中也如此精準把人給抓住的,難不成他們還有雷達不成?


金泰亨朝闵玧其這邊使力的伸出手,五指展開的去够他的手張著嘴無聲的喊著。

“救救我!”

闵玧其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左手邊邊金泰亨那張的五指分明的手,想也沒想微微抬手就把他的手反握住,便用力一拽,誰想到金南俊會在這時翻身⋯他一鬆,金泰亨立馬就被闵玧其拽了去。
“泰亨哥⋯”一開門就看到躺地上抱著一臉茫然不知發生什麼事的兩人,田柾國識趣的又把門關上退了出去。


原來是真的啊⋯⋯田柾國從朴智旻哪裡聽來了消息,不相信非要去找金泰亨問個究竟,這次看來朴智旻真的沒有騙他⋯


那次心滿意足的抱著人睡了一覺,趁金泰亨還沒開口把他趕回自己房間時,朴智旻還是本著有話直說,有問題就問的思想道:“泰亨,你是不是又去找玧其哥了?”

“沒有啊。”

“可你和玧其哥的關係似乎⋯”

“變好了。”
金泰亨從衣櫃挑好了衣服回身扔到床上,笑著幫朴智旻把話補全。

繼續道:“還有啊⋯⋯這次是玧其哥找我的。”

“他跟你說什麼了嗎?”朴智旻問


低頭解著睡衣扣子的金泰亨聽了,手上的動作依舊流利一顆一顆的把扣子解開,正當朴智旻以為他不會再開口的時候,金泰亨又抬起頭看著他微微的笑起來

“玧其哥說了”

“說什麼?!”

“他說他也喜歡我。”

评论 ( 9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