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随心所欲.6



 有时候真的累,连自己都入戏了。出不了戏的是谁。

累了是真的累了。那来演一场戏让你彻底摆脱他们的戏吧。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金泰亨实在慌了阵脚,第一反应的就是撇下正在表白的人冲去找救兵,而救兵此时正微驼着背头戴耳机专心致志的盯着屏幕,专心到什么时候金泰亨撞门进来了也不知道,依然敲敲那里敲敲这里。

金泰亨奇怪的看着那专心工作的背影,再看看那轻易就打开的密码门。

怎么没设密码了吗?

站了半会闵玧其依然毫无察觉有人进来,金泰亨干脆大摇大摆的的过去直接上手去把他头上的耳机摘掉,刚碰到耳机双手就被抓住了,然后金泰亨听到了比以往对粉丝营业还要更加温柔的闵玧其的嗓音。

“怎么才来啊....”


“怎么来了....”


一下看清来人闵玧其瞬间像是碰到了有毒致命的东西弹开似的放了他的手,金泰亨装着没有看到闵玧其眼底很快就晃过去的慌张,一如继往的把手背到身后对哥哥乖巧的微微的笑着。暂时对自己被表白的事放一边,比起自己的事,金泰亨现在更想看看能令这个人露出这幅表情的人会是谁。

“哥有空吗?”


上一次让金泰亨给坏过一次事后,闵玧其是怕了,趁他说话的空档斩钉截铁的就回他,没空!是非常没空的那种!离约好的时间就要到了,绝不能让金泰亨和那人碰上。


可金泰亨是故意跟他耗时间不着边际的开始说些闵玧其听不懂的话,也可能此刻是他并没有什么耐心去听金泰亨在说什么,闵玧其在想若是放以前他们两那糟糕的关系自己大概已经在金泰亨坐在椅子上前提溜起把这不看眼色的小孩扔到门外了。
工作的心思早被坐在旁边不说话不停转着椅子玩的人给转飞了,闵玧其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屏幕对旁边发出动静的人不为所动,眼神的焦点却是盯着电脑角落上那个小小的时间。


数字跳一下他就越把心提高了一分。

“你没事做了吗?”闵玧其觉得不能在坐以待毙等这小混蛋自动自觉的离开了…


“没啊!练习结束了,歌也录完了……没了”金泰亨说


咔吱咔吱椅子转动的的声音和闵玧其咬牙的声音如初一辙,如果不是感知牙关节发酸了才知道原来自己力度大到几乎要把牙咬碎了。


“所以,你来这里有事吗?”

“大家都不在,只好来找哥玩了。”


现下急的脑子也转不来说什么,错误的决定也正是这种情况下做出来的,闵玧其只想有个人赶紧把金泰亨给带走,仅此而已。
他拿起了手机看也没看随意点了个电话,看着金泰亨威胁道:“他们每个人现在都比我更有空陪你玩。”

没想到金泰亨一下变了脸色,猛的从椅子上那边扑到闵玧其身上要去抢他的手机,边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不要打电话!我走还不是吗!!。”


事也没法说了,人也见不到了,到底要见什么人呢?


忍耐已久的身体经不起任何触碰了,金泰亨扑过来在他身上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争抢中发生的触碰,闵玧其都受不了,顿时生出金泰亨怎么烦的念头。


闵玧其彻底是烦了,只推开了一下,金泰亨就被他推的坐到地上,最后把自己无辜的手机都牵连了进来,清脆的砸到地板上滑了进不知那个缝隙中,不凑巧的响了起来。
坐在地下的人不知道摔没摔疼,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他,闵玧其听着那专为提醒自己的闹铃响的只是更加心烦,不想为自己的无心之失道歉,这明明先是金泰亨自找的。
为让彼此都好下台身为哥哥的总在这方面比较吃亏,闵玧其伸出手要去拉他起来就算了了一件事,可金泰亨把手撑在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闵玧其伸手过来后,毫不领情的打开了他的手。


然后金泰亨自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冷冰冰的睥睨着他,又来了,闵玧其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只要看到金泰亨露出这样的表情那是真的生气了,他就站那一言不发看你看久了,让对方都以为是自己错了,主动的把责任揽上身。 


闵玧其坐在椅子上被他盯的心里发毛,于是站起来打算对他说几句好话,好把他给打发走。


啪的一下,不轻不重,轻的不算是疼的程度,重的不是让人介意的程度。放平时这是个玩笑打闹的举动。

明显金泰亨底气也不足,不敢太过分,手垂回身侧握的紧紧。

“闵玧其,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那女人晚了点才到,闵玧其坐在椅子上侥幸又懊恼的搓着脸看她把门带上后习惯重设起密码,如果今天要是准时到了后果显而易见,又将会多一个知道他秘密的人了。

让金泰亨知道那倒也没什么…可总是麻烦的,刚刚他离开时那抓挠似的巴掌,明明也没多疼,到现在闵玧其都觉得被打的那边脸颊像火烧般的烫。


神游了半会那女人身上的衣服脱剩一件贴身的打底毛衣凸显出好身材,长羽绒脱掉后露出里面穿着的一条过膝的短裙,坐到他大腿上在他眼前晃了晃。

“想什么呢?”

“…没事。”

面对比自己大几岁的成熟姐姐,尤物坐在大腿上闵玧其难得有些心猿意马,不像宿舍几个家伙们整天都围着金泰亨,为了等这一时刻他可憋了好久。

比起他们那自己正正经经的找个女朋友就错了吗?

当闵玧其把手伸进她的大腿内侧时,那女人也放开了姿态把腿分开抱住他的脖子一下没一下的在那张白白净净的脸上恶作剧似的想要印满自己的唇印。

“你和泰亨的关系变得挺好的嘛。”被亲痒了女人笑着轻拍着闵玧其的后背无意提起道。

“你看到他了吗?!”闵玧其瞬即把她放开问道

金泰亨半小时前就走了。

做这种事最忌讳提起其他人了,更何况突然就说见到半个小时本已经回到家的人…什么感觉都没了。

“看到了,我从后楼梯上来的,就看到他在这层的后楼梯。”说着女人对闵玧其并起两根手指贴在嘴边。

“吸烟。”



说真的又一次被黄了好事心情真的不能说好了,闵玧其找到金泰亨时他正背着门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后楼梯里,开了门顶上的声控灯也应声而亮。
干净的水泥地上孤零零躺着一个烟头,金泰亨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吓得胡乱在脸上抹了几下,回头一看是闵玧其,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挪着脚把那个烟头踩到脚底下。

为了管教弟弟为由而终止了快入正题的情事,怎么想都是不划算的事情……好几支烟的时间也就只有一个烟头,他猜测金泰亨不过是刚学的。

“搞完了吗?”金泰亨勾着笑反问起他来

可真多余…闵玧其又后悔干嘛非得要来找他了,是来让金泰亨讽刺自己不行吗?然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让气氛一点点的陷入冰点。

看着面前笑着的人闵玧其开始怕了,才恍然想起自己是本应该离得远远的人,不知不觉的却成了现在比谁都还要离得更近的人。
闵玧其无话可说,他认栽被人下了套都不自知,而给他下套的人就在跟前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站着不动久了,声控灯又再次暗了下来,再次陷入黑暗,藏在黑暗底里的东西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时机。

后面的门上有个小小的透明玻璃窗,光就从那里照进来,仅限于小小的框框里。

闵玧其就站在原地背着光看着金泰亨忽明忽暗的脸贴了上来,带着急切心情的唇齿磕碰到一起,把金泰亨彻底拉到光找不到的地方抵到墙上再次重重的吻住那完全是出于本意了。

原来无可救药人是我啊……

评论 ( 7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