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失敗作

地上的灰尘轻飘飘的被风卷上天空,风止后再轻飘飘的打着转落回地上。


知道雨来了,灰尘就再也飞不上天了。


相识的人都告诉金泰亨千万别去招惹哪个男人,他点点头答应了,可没想到已经避无可避,金泰亨望着他半响才点头对他打招呼道:“你好,闵先生。”


爱玩的金泰亨也会遇到了不敢去招惹的人,他撩谁都敢撩唯独就这人,金泰亨是不敢去撩他的,闵玧其是他高中以前就认识的了,那一阵是一次期末考试,早早的放了学抄捷径赶去附近的网吧上网,不得不要去翻过墙,金泰亨爬上去想也沒想的就縱身往那一跳。


把他的心也给飞出去,掉到闵玧其怀里。


即使是放学了,学校要杜绝一切行为不正的歪风,也要记名的,被学生会的同学抓个正着金泰亨自认倒霉,颇为不好意思拍了拍对方被自己给扑倒在地上时沾上的泥灰,顺带看了看给自己当了肉垫的好人是谁,衣领上夹着个名牌。


赫然的普普通通的三个字“闵 玧 其”,顺着嘴跟着念了出来。闵玧其写着东西抬起头奇怪的看了金泰亨一眼,把手上的板子递给他。


“把你的名字写上去,几年级几班,写清楚。”


可真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坏家伙啊。


孽缘就这样结了下来的。


两人在高考完到上大学的中间那段无所事事的空白时间里谈过一段,正因为是无所事事,在漫长的暑假里浑身有用不完劲的男孩们总想要干点什么事来好为自己青春有个交待。


因为一些小事逐渐熟络起来的两人,暑假整日都待一块玩,不想冒着烈日出去的闵玧其看着找上门的人万般不愿,还是盛情难却被金泰亨给拉到满是烟味的网吧,每天玩到晚上肚子饿了才罢休。


为了要拒绝金泰亨的邀请,闵玧其撒过没有钱,穷的叮当响之类的谎,甚至是病了的话,也敌不过对方的热情。


没钱金泰亨家里有钱不缺他上网的钱,病了,顶多就是两三天的清净。


闵玧其受不了,他只想好好在家休息到开学而已,金泰亨点了一大堆的东西,两人是肯定吃不完的,平时点完单等待的过程中金泰亨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这次违和竟安安静静的坐下玩起手机,闵玧其的话说不出了,这种情况下先说这种话很尴尬的。


不知是谁点了的啤酒,谁都没说不够年龄不能喝酒的蠢话,就算他知道金泰亨还没过生日,喝就是了。


酒瓶见了底,就那一瓶喝不醉人可壮了胆,闵玧其有了勇气说让金泰亨不要再来找他玩的话了,出了饭馆的门,转了个角见人少闵玧其的话要到嘴边。


还是夭折了


满身酒气的金泰亨带着蠢劲的突然停了下来一股脑的就向闵玧其表白,靠了过来就要亲他,吓到了的闵玧其还以为金泰亨是在说酒醉的玩笑话。


当触到那温热的柔软时,原来是真的。

表白后金泰亨居然半个月没找过闵玧其,轮到闵玧其一个人纳闷了,习惯整日早出晚归的放荡生活,就因为坐不住闲的慌就给金泰亨打了电话,答应了他。


快要结束假期的时候两人怀揣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尝试了各种以前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成了情侣该做的事对他们两个这种什么都想去试一试的人,当然不会放过,直到开学的前一个星期,两个人都还在金泰亨家的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就一个星期能让金泰亨从不适到慢慢从中获得快感,让闵玧其掌握了金泰亨的所有敏感点,只是让他用后面都能射出来。


为什么会分开呢?


连当事人都不清楚。上了大学之后联系的越来越少再到后来直接没了联系。


或许是因为从来就没在一起过,何来分开的一说。


金泰亨疏离又陌生的喊了他一下,闵玧其回神来看着他,挨着他坐下,不动声色的在桌底下用手搭在金泰亨的大腿,在一点点折磨似的摸到他大腿根,眼睛盯着那神态自若与别人仍旧在打着牌的金泰亨,唯独嘴上的烟被他咬的折出个弧度。


评论 ( 3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