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失败作









相扣的掌心沁出的汗黏腻的都放佛回到那个夏天。

在收银台看过来的凶狠目光锁定在摆满饮料冰箱前带着棒球帽的男人身上,他开了又关了几次也没选到个合心意的饮料,店员心疼被浪费的电扯着喉咙故意的重重咳了好几声,带着棒球帽的人回过头去看那店员,随后努努嘴不情不愿的随意拿了一瓶饮料,啪的一下把铁罐砸在收银台上。



抬起的头露出帽檐下遮住的一双水洗过一样湿漉漉的眼睛,怨恨的瞪着收银员直到他把东西扫过码,颤颤巍巍的把找来的钱递过来。拿着冷冰冰的物体出了门口金泰亨才低头去看自己到底买了些什么。



黑啤….



打开喝了一口,冰冷的液体顺着食道而下,顿时冷意蹿过四肢,冷的连手指头都要发麻失去知觉,几乎要握不住,旁边的人就把手里的铁罐拿了过去,对着金泰亨喝过留下的水印喝了起来,金泰亨侧头被冷的还没缓过来,震惊的看着闵玧其在这快零下的天气里,咕咚咕咚喉结滚动了几下就把它喝完了。



闵玧其被冻得暂时说不出话,在金泰亨面前装潇洒过了头,紧闭着眼猛呵了几口冷气才睁眼看他。



“干嘛,我口渴想喝不行吗?”



“没有…你不是胃不好吗?”



“…..”


被感动到了吗?因为对方把你的事一直记着,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一如既往的记得,闵玧其擦了擦鼻子看着金泰亨头上的帽子不顺眼,趁他不注意掀了下来往自己的头上盖,金泰亨无言的顶着一头乱毛看着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好好藏在帽子底下的头发全散出来了,想着自己现在的头顶肯定是乱糟糟的,金泰亨不介意把帽子送给他举起手想理理自己的头发,闵玧其先过来了,轻轻的帮他扫了扫头顶,抚了抚乱翘的头发,把他鬓边过长的头发往耳后一挽。


仅一个轻巧的动作,金泰亨立马就起了全身的鸡皮疙瘩。

闵玧其伸手去抓金泰亨摆在两侧的手,被他躲了几下穷追不舍的还是抓住了,把手揉在自己的手心里,闵玧其低声的用金泰亨最熟悉的嗓音开口叫他。

“泰亨吶,那么冷手心为什么还会出汗呢?”


闵玧其又靠的更近贴着金泰亨的耳根呼出的气也是冷的。

“有没有想我?”


遇到了比彼此更为好玩的人,毫无疑问的就会把对方抛弃掉去找更好玩的事与人,开学这个分隔点把他们两个重叠的生活撕开,上了大学遇到更多的人,有比彼此更加好的人,他们却败在了最平常的事上。

数不清第几次是想着金泰亨醒过来,偷偷摸摸的躲进宿舍厕所深更半夜的洗起了内裤,闵玧其抬头仰看着顶上那盏昏暗的灯泡,绝望的长叹了一声,他觉得自己是撞了邪。


想到金泰亨离了自己肯定玩得都要疯了吧,对比他现在这凄惨的境况,闵玧其不服气,到了现在被折磨了这么久,他回来了,又让他看到自己贪玩的恋人了。

虽是金泰亨先告的白,那次最后做完分别的时候闵玧其也清楚记得谁也没说过分手的话。


面对对方如此的厚颜,金泰亨不能把面前的人和当年那正正经经记他名字的学生干部对上,怪自己当年实在太蠢了点,喝了几杯酒嘴巴就收不住的不停说,把不该说的都说了,才惹到这么个人。


糟糕的初恋是一辈子的痛症。


闵玧其问过金泰亨喜欢他什么,金泰亨想也没想出口就一个字。“脸”,闵玧其满意的的笑了起来捏了捏他的脸十分虚伪的说道:“我有那么好看吗?”


“那如今的你又喜欢我什么呢?”金泰亨怔怔的看进极近的男人帽檐下藏着的毫无波澜的眼睛。
“闵玧其啊?你喜欢我吗?”


拖了这么久了,就告诉我吧,就算没有也好。


没得到回答先被带上了床,无所谓了金泰亨想反正结果总是这样,忍耐了一晚上也是佩服了闵玧其,不知道他是忍了多久,千万不能少看那些外表冷漠又禁欲的人,被折腾了一晚的金泰亨谢绝闵玧其的帮忙,在闵玧其眼中看着十分惨兮兮的模样挪进了浴室。


这种痛有多久没试过了?金泰亨赤条条的坐在厕所上,自己虽然贪玩…洁身自好四个字他都会写的,如果有第二个人在场再把他拆穿,只不过是放不下旧爱,执拗着对方的答复。


后面疼的他想哭…金泰亨在心底里咒骂着闵玧其是不是跟女人做多了技术都差了这么多,想要了命一样的乱捅,就算是第一次也比现在的好,起码那会还细心的照顾自己的感受。


想到这些金泰亨摇摇头晃掉这些昏了脑袋的想法,欲哭无泪的扶着墙站了起来,现在闵玧其连细心也没了,他们是要完了。

评论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