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Don't panic.17




“他是良師也是一位很好的朋友。”



婉拒了推上前的酒杯,金泰亨聽了旁邊回來傳話的屬下的耳語,掛了一晚的笑容是徹底掛不住了。


“怎麼會這樣?!”


“國哥攔下來的,說有事他擔待。”


“行了行了,你先過去看緊我得先見一個朋友。”

說完金泰亨推開還是不懷好意攔在前方的酒杯站了起來整理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向服務的侍應招了招手。


不遠處的侍應給他回了個手勢,那是這幾年僅在闵家內部的交流信號,不得不說就算那人走後,金碩珍把家裡公司都打理的有聲有色,還不斷擴大了不少營業範圍。


就連拍賣公司名副其實都基本都歸金碩珍旗下了。


金泰亨恢復自由後剛開始也借著曾見過闵玧其,在行內不斷吹噓著自己胡編的版本,把那段平淡的日子描述的天花亂墜,他們鬥生鬥死最後還是平了手。


那些真沒見過的人就更加崇拜起了金泰亨,艳羡他曾和闵玧其交過手,還有些巨頭出錢讓金泰亨把闵玧其的樣子畫下來,價格誘人,他又覺得這樣做不太好,改變心意騙著哪些人說還是拿起槍比較好使。


更何況那賞金都已經高得離譜了,自己獨吞不好嗎⋯⋯


趁著酒會亂做一團,滿場混雜的信息素像是發霉的香水味,難聞的金泰亨抿著鼻子穿過人群被闵家的人放行直通到二樓會客廳。


一進門金碩珍正嚴肅的看著桌上的圖紙聽到動靜抬了頭,看了進來的金泰亨一眼又低了下去開口道:“你怎麼來了?”


又覺得怪怪的金碩珍乾脆抬了頭摘掉眼鏡靠到椅背上喝了口水才問道:“出事了嗎?”

金泰亨不常來找自己,一來肯定是有事⋯更麻煩的是那個囉嗦精臨走前還交代了一大堆的事,其中就有如果金泰亨有事能幫就幫,用掉的錢就在他哪裡扣,金碩珍肯定照扣無誤。

他以為能撮合的一對,倒成了類似患難好友的關係,金碩珍所料未及事情的發展脫離了他鋪好的軌道,再看看已經長大成人站著的omega!不⋯別人的omega了,金碩珍恨的磨磨牙。又實在太在乎自己養的豬居然不拱自己種的白菜,反讓別的豬圈跑進來先拱了忍不住悶聲悶氣的道:“泰亨啊⋯⋯可能你自己不知道吧,你身上的信息素有點重啊,剛過了發情期吧,你要多注意點,話說你另一半信息素怎麼就這麼霸道呢?!”


金泰亨不太在意的舉起袖子聞了聞。“會嗎?”


噴了噴信息素抑制劑淨化下那聞到就覺得氣的alpha信息素,金碩珍翹起了腳正色道。

“行!說正事。”


金泰亨看著金碩珍那一晃晃的椅子说:“那群人又反起來了,說我不能當個頭。”


“為什麼?”停止了晃椅子的身體金碩珍問


“大家都知道了,可能因為我的性別吧。”


“⋯你不就是為此,都讓人給標記了嗎?那些人真的是想起一出是一出。”


金碩珍先讓金泰亨別管太多了,剩下都交給他自己處理就好了,金泰亨謝過了金碩珍下到一樓,酒會還沒散,想到等會還要處理的事就頭疼,本想給那些愚蠢未見過大場面的公子哥們继续吹牛的心情都給敗光了。

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震了起來,金泰亨拿出來看了眼來電顯示果不其然又是田柾國,到稍微清靜的地方,才開口說話。


“田柾國!你怎麼又把我的東西壓下來?!”


“你怎麼不再家裡。”


“我有事要處理,不可能⋯”



金泰亨還沒說完田柾國就不由分說的把他的話截斷。“給你一個小時回到家裡,要不然我就把那批東西都交給金南俊。”

像是提醒金泰亨一樣。

“這是你自己要回來的,就不能再有逃跑的想法。”


金泰亨掛了電話後,氣的猛踢了無辜的牆壁數腳洩憤,冷靜下來那傳來的靡靡之音聽進耳更覺得煩得要命,所有的事也一样都煩的要命,思緒亂飛,想向著大門口去不知道是怎樣的忘了門口有個凹進地裡的裝飾池。

站在一角捧著托盤盡責的某侍應,看著那與周圍人不同一個畫風的金泰亨,一步一步的頹喪至極的低頭在人群裡撞來撞去。
早有先見之明的在金泰亨要摔入池裡的最後一步把他拉了回來,可救了人反被對方重重的甩開了手。

侍應不解的歪了歪頭,金泰亨毫無防備的回頭看到那人臉上古怪又瘮人的笑臉面具頓時嚇的往後倒退一步又要摔倒,幸好那人眼明手快的拉了他一把,然後措不及防的就撞進了那陌生人的懷裡。

金泰亨一時懵了,沒了力氣的要跪倒在地,那人扶住了自己,仍是一言不發的,站穩後開始覺著自己是要撐不下去,他臨走前朝那陌生人露出了個比哭還難看的微笑靠上前敲了敲那人的面具。


“謝謝⋯你有點像我一個朋友,嗯⋯好像也跟你這麼高。”


其實金泰亨已經不記得了,他自己都長高不少了。



侍應一動不動的站定在那裡,金泰亨嘿嘿的自嘲般咧嘴笑了起來,笑道:“我無聊到⋯竟然跟個侍應說起話來了。”


最後看了那奇怪的侍應一眼,金泰亨再也沒有回頭的出了闵家門口,那侍應跟到門口目送他開遠,看不到車燈的燈光才鬆了一口氣把一點也不透氣的面具摘了下來。



說到底還是想看看金泰亨過的好不好⋯闵玧其擦著滿額頭悶出的汗,想著剛金泰亨靠過來時身上的信息素濃的宛如就是一個alpha。



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法子能想出来并实施的真不愧是金泰亨了,闵玧其也是實在愛莫能助,而自己也正为当初的信口開河付出代價。


金碩珍是真的在他的日常資金裡扣了,有誰回家還要用混進來的。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