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随心所欲.7






“我分手了……”

咕噜咕噜滚着的汤底,蒸腾而起的烟雾缭绕在中间把他们隔开两边,金南俊想看闵玧其说这话时的样子,却错过时机让雾气碍了事,干脆看着在锅里捞着肉片的筷子。

一时之间世界只剩汤底沸腾的声音,闵玧其吃得少很快吃饱了坐在对面看着金南俊那毫无目的折腾着锅里的食物,亲自把握在别人手心里的把柄收了回来并在对方面前摧毁掉,那种感觉是有点痛快,整个人也轻松下来。
好不容易才捞到最后一块肉,金南俊一心急,肉片又消失在翻滚不停的红锅底里,气急败坏的叫了一声,便把筷子撂下来。
金南俊垂头丧气的看着灯光映照着的昏黄白色杯底突然开了口。

“对不起。”

“哪有人会对着一块肉说对不起的⋯”闵玧其笑着把火力调小,烟雾变得稀薄,才发现金南俊已经抬了头定定的看着自己。

“是对你说的啊哥。”

看金南俊那略带愧疚和后悔的神情,闵玧其在想该不该告诉他,分手的事并不和他有关,可金南俊当初拿这事来要挟做条件的行为是有点过分了。
所以⋯闵玧其装作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眼明手快的夹到了那仅剩的肉块,放到对方碗中,颇可惜的勉强笑着说。

“都过去了,我可是哥。”

回到家两人一进门什么人都没看见,倒是金泰亨养的小狗迎接了他们,小狗一见到金南俊立马吐着舌头碎着步一样过来在他脚边绕来绕去。逗得他立马笑了开来弯腰把他抱了起来。小狗谁对它好是会牢牢记住的,被金南俊抱住后看了看微微笑着盯着它的闵玧其叫了起来。

“汪!!汪”

好心情扬起的嘴角是完全垮下来了,闵玧其还想等金南俊过完瘾自己接过来抱一抱,这下可以打消念头了,蹙起眉捂着腹部急急的回房里,金南俊在后面抱着狗笑道:“哥你可别记着狗狗的仇。”
等闵玧其把门关上后,金南俊很快没了兴致,把小狗放到回地上,想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跟他们一样幼稚了呢,为了讨好那人甚至想把他喜欢的人和物都一一打好关系。
他们俩今天是因为作曲上的事旷了练习,回到家都快11点半了,其他成员估计可能又要练习到更晚,金南俊刚躺下,拿起手机开始浏览今天网上的新闻,客厅外传来了开门锁的声音紧接着就是熟悉的吵闹声,本不想出去手指滑开了聊天室准备发消息让他们小点声,逃不过似的自己的门还是被人小心翼翼的推开。

“南俊哥没睡呀?”

金泰亨开了条缝从门边露出脑袋看到灯火通明的房间说话声音都大了不少的询问他

“要吃宵夜吗?”

金南俊不喜欢关着灯玩手机,以前是因为觉得对视力不好,现在又似乎多了个优点,能让他清楚看到门口那人红的不寻常的脸蛋。

“你们喝酒了?!”

金泰亨不明所以的点点头说。“硕珍哥说是暖暖身子”
都是一群心怀鬼胎的家伙,金南俊刚还想谢过金泰亨的邀请现在都喝上了若不去,他自己今晚估计不会睡得着了。
仗着明天没有行程大家都难得在家,点了满桌的披萨炸鸡饮料酒精,通知过了金南俊后金泰亨又回到了客厅,金南俊出来的时候三忙内正坐在一起吃的满嘴油,郑号锡一声不响的出现在他身后一边推着他过去一边对他们说道。

“你们不想挨骂就小点声,玧其哥不参与,睡了。”

金硕珍听了不怀好意微笑的跟郑号锡开起玩笑说。“他平常这时候可是还在工作的?!今天肯定是又去干了些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了!?”以往郑号锡会接他的茬谁知道这次并没有,反倒帮闵玧其澄清了这个并不好笑的话题摇摇头说。
“老毛病犯了,刚看到哥额头上都是冷汗。”

“是吗?!那可不得了!”

收起笑脸金硕珍从位置站了起来随便拿起纸巾擦擦手就急急的进房,扔下一桌人你看我,我看你。金泰亨想跟去看看,屁股刚离椅子就被两旁夹着自己的两人难得默契十足的拉着坐回去。

郑号锡和金南俊坐定后示意大家继续吃。

**

“你可别忘了。”

“什么?”


“什么?什么?”金硕珍奇怪的帮疼的说胡话的闵玧其擦了擦汗,下意识回他。
闵玧其睁眼虚看了他一下又闭上眼睛艰难的才有些力气说话。
“⋯没什么。”

睡得迷糊糊时闵玧其记起金南俊对他吃饭时说的那些琐碎的事,在脑子里摊开再看看才找到陪着就像失恋的不是自己而是对方在小店消磨了半晚的唯一原因,金南俊跟金泰亨表明了心意,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从那之后金泰亨反常的开始愿意和别的成员更加亲密了起来。

突然的嘴里被强硬的塞进了两药片打断了一切回想,闵玧其对金硕珍的暴力喂药早习以为常,金硕珍还来不及把水递过去就见闵玧其微皱起眉头咂巴着嘴。

“吞了?!”

“吞了。”



喂了药后金硕珍放心的准备离开,临关门又返回来问闵玧其。

“要不要帮你开夜灯?”

这是某人的习惯吧⋯⋯闵玧其没说穿早就没那么疼了翻了翻身背对着他偷偷翻了翻白眼说。
“你和我一起住这么久了⋯⋯有见过我开吗。”


**

或许太喜欢他了,眼看越来越醉的人心就开始一点点雀跃的期盼起来,同样的他们都在盼着他能醉的更加厉害,或许能在过后都分到一个带着水果酒味道的吻也不一定。

谁都不敢贸然的伸手,他们知道金泰亨都知道,明里装傻实则门儿清。都怕被恨上了,又都知道早就被恨上了。
镜头前镜头后是不同的两个人,金泰亨喝了酒难得真心真意的对他们露出柔软的一面,安安静静的靠在朴智旻身上望着一顿丰盛后凌乱不堪的桌面,听着他们闲聊。

“哥,困了吗?”

田柾国凑了过去想第一个知道,哥哥红润的嘴唇此时是不是已经带上了水果的香甜,金泰亨缓慢的看向他,眼皮沈沈的眨着反应迟钝的半晌才应他。

“嗯⋯困。”

在靠的更近鼻尖相蹭的试探,田柾国发现金泰亨眼睛失焦不知道在看什么,小心翼翼的上前轻轻的亲了亲离开看看反应,没有半点不喜欢的样子,这下才敢放肆的用了力亲上去咬了咬那红润的下唇。恍惚刚才吃的都不算数,这才是真正能填饱一切的粮食,力气不经意大的直到金泰亨吃疼的哼了声,朴智旻出声提醒他,田柾国才回过神把人放开,然后又任性的想把金泰亨拉到身边,被人制止住不情愿的抬起头不满的看向哥哥们慢慢松开抓皱哥哥衬衫的双手。

“不可以太贪心哦。”

朴智旻替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金泰亨轻拭去嘴角的口水,把还在呆楞的人完全抱进自己的怀里占为已有,低眼看着怀里那小脑袋上的发旋,嘴角勾起不明的笑。

“要让泰亨自己选喔!”

谁不知道选择都在谁的身上,对面看着的金南俊低下头握紧了早已汗湿的双手,他也曾在金泰亨清醒的时候告诉过他所有的心意,在两人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接过吻,只不过结果总是不如人愿。金泰亨在他想要更多时还是无情的推了开来,笑着说。

“我知道了。”

金南俊再次看向已经醉的不醒人事靠在朴智旻怀里的人。果然还是这样的金泰亨更好。不是吗?不会再拒绝任何人。

**


好不容易睡着,直到半夜闵玧其是被脸上奇怪的感觉给弄醒的,摸摸脸上湿乎乎的,像是口水⋯可也没那么离谱会弄到额头上⋯正当闵玧其躺在床上深思究竟是要怎么睡才会把口水弄到鼻子额头上,真正的始作俑者就贴了过来故技重施彻底解了闵玧其想破头也想不通的难题。

抓住了扑腾的小不点,打开灯看清了这个捣蛋鬼,轻而易举的一只手就能把它托了起来,像自动的展览柜左转转右转转,小狗在上方摇摇尾巴歪头看他,大起胆来跳了下来扑到了脸上。

可能是跟着金硕珍后脚进得来,貌似也只能这样才能跑了进来,闵玧其无奈的挠起突然安静下来窝在他颈边的小狗。该来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偏来了,主人和狗都是一样⋯
突然的他倒是想起那跟威胁一样的嘱咐了。

“你别忘了。这是再也不能放开的。”

那是冲动做出的错误行为,只不过是没能发泄掉的欲望不小心变了个对象罢了,闵玧其回想过去自己并没有对金泰亨太差吧⋯⋯怎么就是躲不掉呢。


**

一大早清醒过来的主人才想起不见了一晚的宝贝,心急的在屋里每个角落里叫唤着。

“碳啊!碳啊!”

房门外传来脚掌踩在光滑的理石地板发出哒哒的声音,在那人路过无数次后闵玧其再也睡不下去了,带着起床气捞起还打着鼾的小狗气冲冲猛的开了门。刚好碰上即将要路过第不知几遍打算要到外面登寻狗启示的金泰亨。

金泰亨一眼就看到了闵玧其怀里的小狗,吃惊的看向他,闵玧其也一眼看到金泰亨那还有些红肿的嘴唇,起床气顿时消没了,强忍住了要溢出嘴角的笑意,把小狗放回到地上。

是远远还没到喜欢的你,扰得已经心不在焉的过每一天。


闵玧其站起身定定的对上金泰亨的眼睛,才恍然明白自己只是爱上看到他露出悲伤和狼狈不堪的表情时那一刻的快感而已。


金泰亨也和他一样罢了。

评论 ( 9 )
热度 ( 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