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12309

© Hana | Powered by LOFTER

[糖V]one?.2

在极圈给点火花,我也能自燃。




一大早坐在桌前郁闷的喝着热巧克力,看着罪魁祸首一脸无辜的给他投来了个疑问的眼神,闵玧其一口老血憋在心里不上不下,憋屈的就要眼冒金星倒地不起。
 
另一个罪魁祸首金硕珍这时刚巧看到闵玧其一脸郁郁寡欢撑着头搅着杯里的巧克力忍不住问“玧其,你怎么了?”
 
“大概睡不够吧…”
 
“你昨晚在厕所里面那么久,身体不舒服吗?!”
 
闵玧其颇怨恨的抬起头咬咬牙极力在心里劝说自己对方是大哥是哥要尊重!
“是有点…"
要是撩拨起的感觉被突然吓没,任哪个男人都不会太好…
 
坐在对面整个人置身事外的金泰亨咬着面包,一副快要憋不住笑出来的样子,闵玧其瞪了他一眼敲了敲他的杯子做出一副好兄长的样子训道“吃东西的时候不准笑!”
 
“你们两没事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没有!”
分坐在桌子两侧的闵玧其和金泰亨各位的默契几乎是一齐回答,金硕珍狐疑的打量起明显有问题的两人。
 
“哦~”
 
金硕珍点点头留下意味个不明的单音字就离开让两人瞬时就凌乱了。
 
“硕珍哥…该不会知道什么吧?”看着金硕珍离开的背影金泰亨靠过来小声的问
 
“你别瞎想…快吃早餐。”
竟然始作俑者不担心,如果他还在为那么点无法证实的事整天担心,也太不男子汉。
“哥你怎么今天喝起热巧克力了?”
闵玧其闻言往杯里一看"holly shit!"连自己都不对劲了“大概连味觉都吓没了。”
 
一份感情,一场恋爱,两人从确定关系起到今天为止刚好一年,365天里有363天是在互相挤兑互相怄气互相嫌弃中过去的。
 
还剩两天便是两个人的生日互相约定好的“休战日。”如果说这样恋爱谈成这样算啥子爱?闵玧其表示反对。
说实话他们两个大男人是怎么看对眼的?回想起那诡异的心动,闵玧其真觉得见鬼,随着回想起来的还有唇上那柔软的触感。
当时swag到不行的大邱boy脑子像抽了一下尽是想一些有的没的比如自己突然很介意让郑号锡抢先亲到这家伙。
 
这个想法有点不大对劲。
 
冒出只想对方看着自己一个人的自己,大概是真的疯了,催眠自己那只是睡眠不足导致的神经衰弱才会想到奇奇怪怪的东西。
 
或许喜欢上一个奇怪的人连带他也变得奇怪了。
 
 
陷入恋爱的闵suga最近总患得患失,看谁都像情敌,瞧见金泰亨跟谁走得近了点,则站到一旁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把这人物记在心里,这便是两人吵架的时候闵玧其能把一大串人名跟说rap一样狂砸在金泰亨头上,被说得一脸懵比的后者表示自己很无辜。
不是有人说为爱付出越多的一方就越离不开吗?金泰亨捂着嘴笑出声。
他还怕闵玧其跑了呢,什么时候被发现到那时再算吧,谁都好像不太愿就随随便便放弃。
 
其实金泰亨甚至不知道闵玧其喜欢自己哪里?怎么想也应该被对方划到不可接触的类型……,或许正因为这样不合适的两人在一起才会整天有那么多吵不完的事。
 
无非是一个人包容迁就,一个人适可而止,才令他们有惊无险的走过彼此之间最重要的每一个时刻。
 
 
一阵手机连番砸在地面上的声响过后,闵玧其弯腰看了看地上屏幕裂成蜘蛛网状的可怜手机,捡起来递给一脸担心却不敢过来躲一旁张望手机的人。“钱多把手机当棒球扔啊……”
 
一把抢过看到手机惨状的金泰亨尴尬的抹了抹屏幕上的灰狡辩道“练舞练的太入神。”
 
“然后手机就飞了?”闵玧其看到田柾国和朴智旻两人也担心手机的凑了过来,没眼看他们双手插袋的留下背影让那三个小孩围着手机看。
不用想都猜到那三个人打闹玩嗨过头……怎么就不想想这是粉丝送的呢?闵玧其走着突然记起什么拿出手机发送几个字后又揣回兜里,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养儿子的累。
 
 
发了条信息给经纪哥,傍晚时分准备回宿舍时经纪哥就把闵玧其要的东西拿来。
低头打开袋子检查下东西齐不齐才抬头跟经纪哥道了谢,拿着东西心情愉悦的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去。
 
瞧见金泰亨进了浴室洗澡,闵玧其找了个理由光明正大的进了金泰亨的房间一眼就瞄到放在桌上充电的手机,趁金泰亨还在开浴室演唱会没回来,闵玧其心虚的抱起手机闪回自己的房间,从带回来的纸袋里拿出各种工具,磨刀霍霍向手机!
 
等金泰亨开完所谓的演唱会出来头发刚洗完还来不及吹干净就犯了瘾心心念念着手机,进房间不到半秒又折回来对着在客厅的金南俊着急的问。
“南俊哥!你拿我手机了吗?!”
 
金南俊正跟郑号锡看球看的起兴没空理会他敷衍的说“我没拿…刚好像玧其哥进去来……好球!!”
 
玧其哥?!他拿我手机了?金泰亨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糟!跟别人的聊天记录不知道删了没!要是让大邱醋王看到可没好日子过了!
 
转身就往闵玧其的房门奔,在门口心慌的打算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房里的动静,却被路过的忙内给卖了。
“哥,你干嘛偷听?”
田柾国捧着金硕珍切好的水果想拿给忙了一天才回来饭都没吃的闵玧其,刚好就看见金泰亨趴门外。
“哥顺便拿进去吧!”田柾国不由分说的把东西交到金泰亨手上拍拍屁股回到客厅和大家看球赛。
捧着东西站在门口一脸凌乱的金泰亨听到房里传出一声“进来吧”更加凌乱了。
 
提起胆子开门只见闵玧其在桌上专注的低着头不知道弄什么,关上门小心翼翼地靠近一看,震惊的把手上的东西一放,拿起屏幕完好无损的手机看了又看惊讶的虚张着嘴,眼睛也微微睁大朝自顾自拿起水果盘悠然吃起来的闵玧其投去崇拜的目光。
 
“这你修的?!”
 
靠在椅子上的闵玧其得意的耸耸肩一副等着被夸的样子“你说呢?”,金泰亨跟着开心的呲牙傻傻笑起来。
 
金泰亨笑着笑着发现闵玧其突然皱眉不悦的看着自己,剩金泰亨一个人笑容瞬间僵住尴尬又疑惑的和闵玧其对视着。
心下一想难道还是看到了吗?记录!
 
直到闵玧其站了起来走到金泰亨跟前,拿过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毛巾盖到自己头上不轻不重的搓揉起来时金泰亨才记起自己头发还没吹干呢……
 
金泰亨乖乖的坐到床上让闵玧其擦着头发,眼睛亮晶晶的直盯着闵玧其看。
 
本内心还毫无波澜,被这么盯着看闵玧其突然莫名的想笑,最后还是绷不住,无奈的看着金泰亨笑起来“你怎么就那么令人操心呢……”
 
“是哥太好,我赖着哥就行。”金泰亨笑眯眯的蹿着身往闵玧其脸上吧唧一下亲了一口。
 
闵玧其白了他一眼,彷佛当年被自己表白吓得躲着走的金泰亨跟现在的金泰亨不是一个人…
坏心的捏了捏那小脸蛋,凑近他故作凶恶的说“是谁逃了那么久来着?是谁第一次说做可事后嫌疼又躲我几个月的!”
 
这种事被闵玧其那么直白的说出来金泰亨瞬间臊红了脸,窘迫的伸出双手胡乱去捂住对方嘴。
“是我!是我!”幸好没人听到要不然金泰亨都不知道去那里找洞钻。“我那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嘛!还有哥你也没个…度!”
 
拉下捂住嘴的手转而握住,闵玧其看着眼前的人心里直庆幸“那幸好你最后想明白。”
 
金泰亨赞同的点点头“哥那么好…现在要给哥奖励。”说完便揽着闵玧其的脖子拉近直到两唇相贴。

评论 ( 7 )
热度 ( 58 )